• 2011-01-04

    在我深处吧?看哪一位造化。 - [内心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96297816.html

        2010年的最后一天晚上,突然发现了有“Party频道”这种东西,摁住一直听,独自在家手舞足蹈。长安在她的红色软窝里睡得像个女人,我跟着唱或晃来晃去的时候她就一直盯着我。我很难违心地说,这个时候我不快乐。

        刚刚结束的十年伊始,我读高三,得了肺结核,每天六点起床早读,晚上看书到十一点半。那时我阴沉自闭,对着喜欢的姑娘说话都不顺溜,每天写日记发泄身处复杂的多角关系中的愤恨。我有一位在隔壁班上的朋友,叫李宇丹,我们每天在对方的抽屉里放纸条或者书信,要么她塞一瓶热牛奶给我。03年的时候,她写信跟我说,我们要努力生活。

        感谢逝去的这整个十年,我不愿拿任何一种其他可能性来与之交换。它使我向内深掘,坍缩触底,而后缓慢地向外延伸,像粒热水中的胖大海。我还是要一再地说,我更喜欢现在的这个自己,说不上满意,也完全没有必要满意。

        缓慢地大扫除,洗了衣服、被套、床单。擦干净窗子,把富贵竹叶子上的灰尘都掸去。在家里走来走去走三天,最后洗个澡,摊开一张新地毯,床上铺好新买的风骚的大红色床单。新的一年,无非是这样,做一些不能保证百分之百完成的计划,下一些底气不足的决心,表示要痛改一些前非,洗一部分心,革一部分面。

        一直以来我都是个仪式感很强的人,虽然这种倾向跟装逼很像,我也不打算放弃。这并不是说,我要写年终总结、明年计划、检讨。但神叨叨的仪式化替我留住了一些东西,也改变了一些东西。我无法对人倾诉种种微妙的,并未令我察觉的改变,和它们给予我的惊奇、喜悦和惆怅,这是我不瞒人的秘藏。

        “知道什么事情最糟吗?发现你相信的一切全是幻想,命运,精神伴侣,真爱,跟胡说八道的童话故事 ——《(500) Days of Summer》 ”对我来说,长时间的独处根本不是一个问题,我也从来不会感到寂寞。对我来说,比寂寞这种清淡到接近于无的情绪可怕的事有很多,无法回避黑暗,无法确定它是否有边界,前几天看到的一句话,“但是眼睛不回收泪水。”

        破碎的依旧破碎,欠缺的还是欠缺,我只是不自觉地学会了跟破碎与欠缺相处,因为“要努力生活。”——or what?很难讲,我不会某天背弃这句话去捡起另外一种生活,它毕竟只是一个微弱的愿望,并不是强横的信念。

        “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到可安歇的水边。”信念是个好词。

        09年来到这家杂志社不久,单位就组织K歌,大Boss点了一首《浮花》,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强人未到家,巴不得有人接下。

        新的一年,愿我能对不太想做的事抱有更多的耐心,对想做的事同样如此。耐心、毅力、决心、勇、安忍不动像大地。希望我每天提醒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并不能眨眼之间如愿,恶劣情绪也不会有所帮助。我不需要一个罗马,只要如海万人中藏一身之地。

        跳舞兰凋谢了。白玫瑰是我唯一会买的鲜切花。

        最后,敬出生的人,敬新生的人和逝去的人,尤其是逝者。为你们再也看不到的一切,为遗憾和安息。别担心,一想到人最终将亡,我们大概都松了一口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