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10

    我要自己食晒一盒双黄白莲蓉月饼。 - [内心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74701219.html

            在我的小时候,月饼有两种,一种厚,包含着扎实的绿豆沙、五仁、冰糖;一种薄,大如盘子,上面满是黑芝麻,所谓的馅只有更薄的一层,通常是融化再凝结的冰糖,咬起来硌牙,但香。

            09年在上海时,和艾德每天挂念着JPSON的鲜肉月饼,那么小小的一坨,真正的吃一口就少一口。我们穿过一条马路去买菜,因为除了做饭无事可做,还会为了谁多喝了一口咖啡赌气。去年九月,我们一起去了上海书展,像两个热忱又好奇的乡巴佬一样特地转了很多次车去看,然后一本也没有买地回去。地铁六号线在博兴路下车,那时我真的很少出门。我收集了在全家便利店买来的崂山矿泉水的玻璃瓶子,最后却没有带走。自从离开上海,就与荠菜、青团、便利店、盐汽水、三得利乌龙茶、关东煮、鲜肉月饼和艾德告别了。

            更早的08年秋天,我在杭州环游西湖,迷恋鸭血粉丝和某家店的肉包子,几乎是以玩弄的态度在烹饪大闸蟹和虾,没事就逛逛百佳,或者在外文书店二楼打发时间,在西湖边喝咖啡,在夜市上十五块钱买一顶巴拿马草帽,直到天气彻底变冷。

            我记得这些琐碎的事,不为无益之事,何以谴有涯之生?并不能要求人生当中发生的每件事都合理,都有意义,还他妈的正确。从两个不同的方向看,我的人生要么是才刚刚开始,要么是早已毁灭,但仍在厚着脸皮活下去,赖完一天是一天。要挺起胸膛实在太累了,作为一个凡人的软弱无孔不入,因此想得总是比做得好,说不定什么时候被我逮到空子就偷懒了。

            压力和自我厌恶铺天盖地而来时,较之从前,现在情况好多了,没关系,这不过是个过程,就算是在滚烫的铁砂里打滚,也总得磨出点什么。我担心的是我极强的破坏欲随时会发作,最近的一次控制它是在一天之前。这些时候我总想起摇摇晃晃的上海地铁,想起南山路上的老梧桐,因离得太远而遗憾,而另外一些事却因触手可及而想将其撕裂。

            在经历之前,我无法预知自己承受的底线,包括欢愉和煎熬,但愿能不管不顾地一味拼勇斗狠,最后丢下一句:不过如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