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05

    文艺贴 - [内心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68244474.html

            很久以前,我的理想是成为一个贤良淑德的家庭主妇,这个理想破灭之后,我成了一个神经病。

            最近很少再加班到凌晨,突然面临一个长达三天的假期时甚至有点无措。即使不上班,也是八点起床,因此觉得赚到了很多时间,可以每天多看两页书,将之前拖欠的补回来。事实上,我并没有这么做,我也不知道我都做了些什么。

            要么带着未揩净的眼屎出去买菜买烟,要么纯粹是闲逛,走到一半突然觉得心烦。没有去花鸟市场,没有去龙潭寺,没有去五块石或荷花池。不光是因为我想约同游的人暂时不在成都,而是有些事如果一开始感觉不对,何必要做下去?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会说,别去,今天日子不好。但也是这些琐事,如果不是立时去做,恐怕就要再拖上一段时间了。

            我对一个素未谋面的邻居很有好感,因为她用眉笔在电梯里张贴的临时告示上写了一句“顶楼主”,拔眉笔仗义直言。

            作为“家长”,我的统辖对象只有一只最近总是试图造反的猫,以及我自己。从前我幻想过懒散无序得像坨屎的生活,现在我认为,即便要做屎,也要做坨稍微干一点的。没事不要到床上去,不在床上看书上网吃东西,这些事都得端坐在桌前做。别躺着。每天扫一次地。周末才吃冰激凌。有点变态,我觉得挺好。

            阳台是空的,没有植物也没有鱼,天气好的时候,外面的房子和空地、河流像被锐化处理过的图片一样清晰。

            如果不想凑合,那得花点时间去一样一样凑。我确是相信万物有灵,每一样东西都知道它喜欢呆在哪里,和谁一起。我喜欢那种屋子里的东西彼此会小声说话的感觉。可以算作“刚性需求”的东西一件也没有,所有清单上的东西都是可有可无。凑呗,一样一样凑,看缘分地凑。

            不远处的菜市非常热闹,也非常臭。我常偷听各色人等的交谈,感叹这果然是个只用关键字就能交流的时代,既如此,大家都他妈的活得像个复读机。豇豆刚刚上市,水灵又很好骗的样子,我真替它担心。如此青葱美貌,我家却未有一个好的泡菜坛来装它。再一文艺,直接扯淡到有树“今已亭亭如盖矣”。

            《Lie to me》S02E13里,寡妇问Lightman,那么,有别的女人为你的生命增添光彩吗?“那就不关你的事了,亲爱的”。你可以说这是一种颇有韵致的修辞。

            我并不是满腔热忱的,也不是兴致勃勃的,你怎能指望不为之付出热情的事会回报于你?大多数时候,我只是规矩地坐在桌前,焦心地拿手一遍一遍搓自己的脸。我相信,一切需要之外的东西都是多余的,也许它对别的人来说有价值,有意义。你永远也无法想象,为了对生活保持那么一丁点的兴趣,我究竟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我记得这是我第二次说这话。

            我的大碗正在快递来的路上,它们将和母亲送我的碗呆在一起,一副会天长地久被使用下去的样子。正经想起来,对这里,这些,我也不过是“莫失莫忘”四个字,哪怕这世情薄这人情恶,哪怕凭这两眼与百臂或千手不能防。如此,这贴彻底文艺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