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30

    大当家的 - [房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62815216.html

            4月16日(想起来真是离今天异常遥远的日子),去宜家买家具,一气花了四千块钱。计划内的床架未到货,计划外的书架有我想不到的重——我是铁汉也没辙。新枕头闻起来一股飞禽的味道,宜家最实用的杯子没在卖场找见。付钱,那个小推车大概任何人推的时候走路都会外八字。沙发、床垫、书架次日送货,再付钱。一包杂物丢在新屋子里,地板上的灰已积得扫一扫可以当水泥用。我文艺的镜前灯,文艺的卫生间和玄关哪,满是灰。门上贴着几张催缴电费的账单,算是此地无人居住的明证。

            其实我打扫干净也无意义,怎赶得上城东的大片建筑工地制造灰尘的速度?保持干净的时间,风速和风向,灰尘沉降的速率,这是个建模的问题,可是我费这劲干嘛?

            买不起餐桌,我是说,钱,我有,但我很小气。每当想到什么都想大喊老子买不起时,都立即端正思想:又不是结婚,哪有那种什么都能一口气买齐的好事。我得继续无意义地犹豫,美其名曰观望。只关心凳子是否适合蹲着,或盘腿。连茶几都买不起——又不是结婚……

            4月16日的下午,去家乐福买厨具,场景像间或闪回的片段。在摄像头下随意挥舞铁锅,撕掉它们的包装又放回去。菜刀好贵,锅铲都那么贵,衣架贵到没天理。又是一堆东西,付钱,边走边念,又不是结婚……袋子的绳索勒出一道淤青。

            后来,我暂时不搬家了。

            我曾想要所有东西,一切东西,全部,好像有了这些就获得了什么许可或保证。现在,我只对必需品感兴趣,我什么都不想要。

            4月17日上午,送货的师傅电话通知我前去收货。书架很重,这确实不是前一天的错觉。于是,大家在各自的包装里一动不动,暂时就这样了。在回水碾河的路上我似乎弄丢了公交卡和80块钱——价值略等于40斤好米,5双拖鞋,或一把将就的菜刀。

            要勉强拼凑一个算作住处的地方,从未像现在这样难,或是从前不够着紧,或是不像现在这样大惊小怪地挑剔。我且这样凑一件算一件地过。我且发作一会儿我的分类癖,把网上记账的账目、歌、文档、图片再次分类。我且发作一会儿强迫症,把相机、手机、MP3等一切能充电的东西都充满电。且这样吧。

            刚刚加班回来,明天的事明天再说,我这样深更半夜地写无聊的博,好教世人得知,什么叫笔耕不辍。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