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12

    从自虐说开去…… - [内心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53651091.html

            必须承认,我是个没事就图找抽的人。两天内再次只睡了两个小时,还是穿着衣服睡的,并且几乎没有实质性的睡眠。因为拖延不得不赶工,然后在恍惚的状态下早起,并奔波整天。羊毛袜子湿透了,脚趾泡得发白。半醒的时间里究竟做了些什么,我不记得,只是从这头走向那头,在沉默的出租车司机身旁,这个人身旁,那个人身旁。于我,这是好事,因为没事找事的敏于行能掩饰一切罪孽。胜于全部闷死在被子里的声音,所有难眠的原因。

            父母来了,妈妈又老了。纵有天大的委屈和急于交代的坦诚,全部混合成面无表情。又随时自觉汪着眼泪,还是无话可说。我为所有人觉得委屈。

            下午,在旁人讨论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我蹲在地上都快睡着,此时却精神抖擞,可是全身都酸痛,来不及了,也熬不起了。某天我沉默地坐在床上发呆时,萧大爷问,你又在自虐啊?其实,我做任何一件事都像自虐。比如我现在还绷着没有穿秋裤。

            前些日子,加班最热烈的日子,和两个女人吃饭聊天,不记得说到什么话题,顺口说真想买电热毯,两人惊呼。标准是标准,期望是期望。我当然是希望进门就开电热毯做床上生物的,可是,那确实不是让我得到快感的充分必要条件。如果拿姑娘们的标准来测定我的生活,那值得惊呼的地方也太多了点。是的,我不在意,即使不算热爱,即使时常恍惚,我对我的生活抱有一定程度的好感,仿佛它是同谋者。

            不允许自己随便歪倒在床上,一定要坐在桌前。我可以打车回去,但我尽量走路。可以像从前一样对洗澡这类事情轻慢,但我尽量忍冻按时做这件事。可以换双舒服的鞋,却哪怕磨出血泡也要把新鞋穿顺。听起来有点儿不正常,但我绝无自虐之意。好逸恶劳贪图安乐是我的本性,我纵容过,从没得到满足,那一定是有问题。所谓的舒适区又能有多舒适?我不觉得接受这些就是自虐,不过是理所当然的过程,丝毫没有悲愤的价值。反而,我想和不那么安逸的事和平共处。

            有点小刺痛也不错,可以痛快骂娘。放轻松,没有电热毯还不是能活,有多难?从前的自我纵容不需我作态赎罪,老友曾劝:装也要装得像个正常人。也许我确实是体验派演员,时间越久,演技越好,体会角色便越深刻,亦可随时抽身。至于本性,麦家说了,与其隐藏不如扩放。我扮演自己越来越有心得。痛感与快感互为前提,从凡事都认为没必要做,到凡事都认为没有必要不去做。

            我无法每件事都自制,而不向无处不在的大小软弱屈服——软弱是万恶之源——没人看管我奖惩我,我是独自一人。可是天哪,无论刚强软弱,我都是知情者和承受直接后果的那个人。

            能够自在无碍,谁要矫情得非舒服不可?如果得到的更少,起码是安全的。要比谁更贪婪,我不会输给任何人。不是爷我高风亮节,而是挑剔,骄傲不允许我为空虚无聊乏味丑陋买单。为此付出的代价,它是惨重还是惹人耻笑,那是我的事,是另外一件事。

            我有很多事待做,而不是待解决,于是几乎不去想它们能换回什么样的结果。多到想干脆撕烂记事本的程度,就彻底放空。我也有无数值得仔细考虑的事要想,所以只能失眠健忘盗汗。搞快搞快,赶紧做,赶紧想明白,来不及了。

           模糊地记得一个并不认识的人打电话来解释他因为在看《暗恋桃花源》错过了我的短信。我想起这部剧里出现的这句话:放轻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