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22

    鼻涕王 - [逆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51964413.html

           帝国元首从冰箱里刨下了一盆冰,倒进了厕所里,已经几个小时过去了,冰还没有化,我想上厕所……

           有两三年没有感冒过了,寒潮来的第一天,熬夜到凌晨四点,感冒了。开了三天的药,第一天老实地吃了,第二天喝了三两白酒,第三天专门跑到空气不流通的地方,和一堆男人挤作一团。吃了等于不吃,不吃也罢,决定和抗生素的信徒背道而驰,靠免疫力扛过感冒。

           鼻涕流到现在,还有继续流的趋势。所到之处,必留下成堆纸团,挺好玩的。新症状是头疼,一根神经不断抽痛。

           糖糖是只很笨的猫,帮它解开脖子上的绳扣,它还是自伤自怜地缩在原地。唯一的优点是会回应打招呼,有问有答,态度很好。它一点也没履行一只猫的本份,因为今天起床后,在被窝里发现一颗结构完整的老鼠屎,可知昨夜我和谁共眠。

           这是个协调、完美的生物圈,除了老鼠,上次醒来,首先看到的是两根颤抖着的,十分具有关怀意味的触须——HI,你醒啦?——小强和我对视。我发现,其实,我并不像我想的那样害怕它,难道是它的气质很白岩松?有什么关系,爷我恶劣的玩意儿见得多了。

           我的新欢是打台球,虽不至于迷恋得不舍昼夜,但一有机会就不放过。高手们有意谦让,我存心耍赖,赢多输少,状态最好的时候连进三杆,我觉得,这简直是人生最辉煌的时刻。任何东西,都是新鲜的时候最吸引人。无所谓丢脸,输也没关系,重要是成为一个“Yes Man”,爷图的就是一乐。有时觉得,我是个多么热爱生活的人哪,不然哪会对那么多的小事兴致勃勃。

           也有想大喊Fuck my life的时候,总有这样的时候。学着不去对狗屎保持集中的注意力,爷的注意力很宝贵,不能这么随便浪费。一直是个憎恨冬天极其怕冷的人,现在看来,冬天也不过而而,穿多点,吃猛点,动一动,睡觉蜷紧点。开始长冻疮了,将再次出现脚趾长得像广味香肠的年度奇观。

           我要买个油汀买张电热毯,再买张床买个床垫,最后把它们都用上很多年,直至寿终正寝,或电路烧坏。都不是什么特别有趣或提劲的事,自己也不是那种拣到一块钱高兴一个星期的性格,但我想,日子单调久远,都说来日方长,总不是指和冰冷粗粝的水泥砖墙共度。所有的一切,只为了某天能安然自洽。

           鼻涕刚开始横流的时候,作为福利,单位发了很多手巾纸,除了很遗憾它不是卫生巾,对它的柔韧、无香、洁白很满意。

           对“打折”没有抵抗力,搬回重达6斤的洗衣粉,因为它上面印着“赠送xx克”、“十年感恩”的字样,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用完,只好自我安慰,总归是要洗衣服的。面对满眼的打折黄标签,我必须默念无数次“人生贵在自律”。

           然后,喝酒抽烟,又是一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