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29

    再会。 - [逆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47561025.html

          这差不多是除了“乡下人”之外,我唯一会的一句上海话。因为我来到此地,除了跑到隔壁的城市宅起来,就是缩在屋子里。和从前一样,我所做的,就是什么也不做,也不想。在我的国家六十岁生日的时候,我几乎要长到它岁数的一半,无论以什么来衡量人生,必是我不忍且无脸回头去应对的。

          不跟人说话,使用最多的语气是低落到近似没有声音,或者是歇斯底里的吼叫,我很爱把自己拽到最低处,无论什么一碰我,便再次化为尘土。歇斯底里,没出息。那些旁人的活泼泼与严肃,该是有多令我嫉妒成狂。我嫉妒常年在地铁站口同一个地方遗下尿味的野猫,我嫉妒地铁里饶有兴致无论被挤成什么样都专注看我打游戏的陌生男人,我嫉妒吵了一路架的两口子嫉妒到眼泪都要下来。我本就是尘土,却没有牢固地攀住土地。

          不可说,不可思,不可议。

          常做荒唐透顶的梦,要是失眠,就否定一切,空手而来的人,究竟是被以何种方式夺去了再夺去。要为自己而谋取,去打算,再不轻易抛弃。可下一步落在哪里,我并不知道,直至何时,我才能相信可以依靠自己?我和从前一样焦灼到逼近燃点。还是独自一个人,苟延在崎岖里的一个人。收拾,打包,全部的生活都可交给邮局,全部的生活都在这些轻浮的邮政纸箱上。从这里混迹到那里,不过是把东西挪来搬去而已。很厌烦了。

          我不记得所谓的来路了,好像也没什么可称之为初衷。现在我要走了。

          心爱的小猫,我必须暂别你了,也许再会的时候你的身架已长足,如果你不记得我了,我们还能从头开始,就像当初我领你回来时那样。甜蜜又呆怔的小长安,你丝毫也未曾察觉自己长大长胖,因此你和我睡同一个枕头的时候,占的地方越来越多。扳扳,我每天都觉得你比前一天更加聪明,现在你已经完全能明白人的意思,再用各种语气和无言的神态来回应,估计不会再有比你更善解人意的猫了。想到要离开你,亲爱的扳扳,我恨不得把车票撕成碎片。你这么乖,连我洗个衣服都非要作陪,有问有答,人在哪个房间你就跟到哪个房间。以前你出去玩的时候,一叫你的名字就会看到黑暗无光的楼梯口飞快地出现你的翘尾巴。真舍不得你啊扳扳。

          以后菜市场上就见不到瞠目结舌的各种海鱼了,也几乎不会再有机会自己做一顿荠菜大馅馄饨。一切又将,且只能将重新开始,这一点也不喜庆。

          不知道说什么,说什么都是空洞的。那就再会。

    分享到:

    评论

  • 努力加餐饭。
    回复烬色说:
    烬妞开心点啊,添衣,吃饭,暖了其他事再说。
    2009-10-13 12:18:02
  • 离别总是伤感的,想到扳扳不能带走,我也好难过啊。
    如果你是尘土,那我便是窗口那不知从何而来的弱光,我能看见你,所到之处,都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