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10

    拜访者 - [喵~]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43827655.html

          是晚上散步回来的路上见到拜访者的,它跟在一对父子的身边,像表演盛装舞步的马匹一样侧身前进。小孩子和做爸爸的当它如夜色一般熟视无睹。

          招呼它好几次之后,它才肯放弃一厢情愿的示好。转过身来,直接贴上人腿,开始从头顶到尾巴尖的蹭,然后转身,再蹭一次。被这么盛大的礼节和澎湃的热情打动了,提着它上了六楼,这个家伙一声也没吭。

          鉴于扳扳之前对陌生来客的敏感,没有带它进门的打算,就倒了水和猫粮,虚掩上门,准备做拜访者一顿饭的东道。它埋头大吃了几口后,敏捷地从门的缝隙里冲了进去,和扳扳打了个照面,两猫马上弓起了背,发出威胁的吼声。这可不够礼貌哦拜访者,非请而入,还喧宾夺主。

          把它拎出门,拜访者和门内的长安、扳扳对峙。扳扳再次因为地板上陌生来客的味道开始焦虑,它大叫,闻了又闻地板,再凑近了门向外看。拜访者不客气地报以更加凶狠的威胁。饭既已足,留影之后,那就不留客了。

          可是拜访者丝毫也没有动身的意思,再次凑上来热情地蹭。真的没有再养一只猫的打算了,实在抱歉啊小朋友,请走吧。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拜访者在门口焦急地走动,这让扳扳十分不安。最后一次我到门口观望,这团白糊糊的身影大咧咧地睡在了邻居家的门前。

          还是我抱它下楼去,放到院子里,它落地就返身跟我走,抱了再远也是如此。很歉意地关上楼梯大门,才算勉强送走了拜访者。很晚的时候,隔壁屋子的男生回家来了,他问,四楼那只白色的猫是不是你的?这个不死心的家伙果然还是跟来了。彻底关死了门,两只猫玩耍的玩耍,焦躁的焦躁,过一会儿大家都睡了。

          一晚上都迷迷糊糊地听到扳扳的叫声,全是短促的升调,似乎句句都带着问号,既有不解,又有无措,还因为没人回答它更气急败坏。一边失眠一边想,该不会是拜访者就在门口吧?晚归的人不会放它进来了吧?就这样想到了天亮。这时床因为猫跳了上来而晃动,我睁眼一看,惊出一头汗:怎么也没有想到,径直,像在自己家,像在自己床上一样潇洒自若跳上床的,正是昨天夜里的拜访者!粗尾巴翘的笔直!

          除了惊奇,也略略愠怒了,床脚的位置是两只猫平素睡觉,玩耍,脚搭在窗台上看小鸟的地方,你是什么人,竟敢。晚归的人没有像我担心了一夜的那样替拜访者开门,而是干脆领它进门。罪魁祸首睡眼朦胧地说,带回来玩玩嘛。玩你个头。拎着不断挣扎的拜访者到了楼下,说走吧走吧,它恼怒地吼了我几句,转身走了。它十分会察言观色。

          今天一天都在谈论这只不拿自己当外人的猫。晚上翻出昨天的照片看,看到拜访者在门口吃食时,眼睛一直锐利又狠毒地盯着门里的猫。怎么说呢?是种让人看了有点脊背发凉的目光,透着取而代之的意图,又阴冷,又恶狠狠。我想起一部香港鬼片的桥段:找替身的女鬼装作租客,女主人热情招待视作姐妹,女鬼时常在主人转身的时候露出嘲弄又恶毒的笑容。后来自然是女鬼得逞,鸠占鹊巢,占据房子,老公,朋友,人生,俨然主人本尊。

          自嘲说,这也许是浅薄如我的人类自己胡思乱想吧。可是真的很难对目的心表现得太明显的人/猫有好感。我喜欢猫的缘故是它们傻聪明傻聪明的,很天真,再有神秘感,还是很天真。拜访者的心机已经不能用聪明来形容,让人觉得它很狡猾。我爱真正赤诚的言行,哪怕是为着罪恶的目的;我也喜欢礼节周全,行事委婉。难以接受鬼祟,不能容忍装腔作势,就算忍了一时,到底是要觉得喉咙里卡了只苍蝇般难受的。一直被看作没有目的,更没有野心的人,我也说不清楚究竟是对这类事情在抵触些什么。

          在它亲热地来回蹭的时候,没有人去注意它的眼神。屋子里的这两只,除了吃睡玩儿,当人空气一样,从来不会察言观色轻声讨好,确实,娇生惯养的也没有这个必要。我确是能够理解拜访者想要一个家的愿望的。

          很久以前,我遇见过其他的拜访者,一个半夜溜进卧室爬上桌子,被发现后有条不紊地逃窜,一个酷得只肯深夜来吃几口窗外的猫粮。很骄傲,也很有尊严。

          可是我确是能够理解拜访者的谄媚与心机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莫拉克之夜 2009-08-10

    评论

  • 每次我抱猫到家里吃饭喝水,大咪小咪都只是藏在沙发或者床下呜呜呜,我都要趁这个时候教育他们,要善待外猫,顺便进行一下爱家主义教育“你看看你们多幸福啊”之类的。
    回复浅葱说:
    好久不见啊。
    恩,忆别人的苦顺便思自个儿的甜这是坚决要教育的。
    我也没指望过它们能明白啥意思,能听懂自己名字我就谢天谢地了,问大小咪好啊。
    2009-08-20 20:18:14
  • 再怎样也只是想要家的猫儿嘛,况且动物的生存法则或许本身并不那么美好。
    至少它够聪明,走进了爱猫者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