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14

    行路难 - [内心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907636.html

         一口气姿势也不换地看完了《白夜行》,有点堵,东想西想了一会儿天已经亮了。没有睡多久,扳儿爷一泡尿尿在了我的袜子上,我又神经质得很就起床了。为什么看完这本书总是想着《行路难》呢?

         拔剑四顾心茫然。果然是很不高兴啊。天气也浑浑噩噩,人和猫都很蔫,于是互不取悦。我真的很茫然,原因不记得,结果不知道,就顾着茫然起来顺势成痴呆。失了很多望,回想起来都是一时气氛太甜蜜的错觉所致,又有什么资格说不抱希望的话就不会失望这种无聊的话。错错错,追究责任的话那也要算我一个。真失望。

         你看人生这么沉重都没人好歹尊敬一下郑重,确实粘着重字的边儿就真他妈的想不负责任啊。即使是无所求都能得到失望,有所求的如果不能得偿所愿一定会拿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来自我安慰吧。早就知道我是无能的,在那时候就做好了一定要赶快聪明起来不要相信什么提前心灰意冷的打算。很多年了,很多年来好像是故意活得像条死狗,这样有事没事地沮丧着也算是个想博得安全的姿态,不负责任又怎么了?不负责任别人可以谴责我,不过是耳边风,连我痛处的边都没挨到,但是人无法伤害我。后来我不止一次地想兴许这就是自己对自己下的毒手呢,好在中文博大精深我可以找到更多的名言警句安抚自己的狂躁。

         我记得那个叫卡屯的家伙,记得他自我表白的那些句子还为此流泪。一个人爱流泪其实又不代表什么,不是善良,不是心软,不是慈悲,不是怜悯,有时需要为自己投入地扮演成一个理想的自己,好继续聊以自慰,或者在仇恨和厌弃的账本上多记了一笔,再继续仇恨人类和社会妄想侮辱宇宙。从我认识祖伊的那天起,无时无刻不在希望成为他。

         从前拥有的东西被拿走了,不代表就能变回没有拥有这些东西的时候,不像一杯子水,喝一口,还是安安稳稳的水平面。年纪小不懂事猪油蒙了个心的还以为人情冷暖这玩意是纯理论的,跟做几何证明题似的,会做一道就会做全部,原来竟然是高深的,极有操作难度的社会科学。我想得到的少一点,少看一点你争我夺的丑陋嘴脸,少发一点火少急赤了脸少把血专往脑子灌,少动脑筋少直面人生少说瞎话少掺是非,一切是为了失望少一点。这是最笨最简单又最消极的办法了吧,看来方法无关紧要始终少不了一个难字。

         我什么都没看见过,只是自以为看到了,错怪了所有的善意和阴暗。有人一生都如在白夜里走路,我的幸运在于真实的我就是看起来的那个我,无论是谁以为的那个我。在太阳底下走路好比是蒙受了神恩,却妄自辜负了这份心意感觉不到暖,天晓得为此我有再厚的脸皮都觉得不好意思。

         常常感到好笑,如今的一切境况都与我当初的打算相去甚远,大道坦坦如青天,独我不得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