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11

    为猫赘言 - [喵~]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773407.html

         这会儿它在隔壁的大房间窗沿外,从六楼的高度朝四面八方张望,不知道它看到些什么。早晨的时候麻雀会吸引它爬到窗口全神贯注地注视,这个时候,万家灯火都将近熄灭,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吧,它还在玻璃外那条窄窄的窗沿上。

         它差不多睡了整整一天了,大半是在我床上,自从它发现我不再大声呵斥赶它下来,就将我的床视为理所当然的栖息地,大摇大摆地跳上去,专挑被子隆起最软的地方躺下。今天我看了很久它的睡姿,大多数时候它团成一个紧密的球,睡到高兴时,四条腿简直是乱放,小脚轻轻地抽搐,嘴里不知道嘟囔些什么。我知道猫是会做梦的动物,只是不知道它会梦见些什么才会发出这么细幼的声音。它终于偶尔会四脚朝天地睡觉了,露出肚皮是对我的奖赏,两只小手摆出投降的样子,牙露了个尖。

         在我写完以上这些字的几分钟的时间里,它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回到我的枕头旁摆了一个困极了的表情。我叫它,它像个不耐烦的人一样哼了一声。它高兴的时候会打滚,在每次我惊讶地看它打滚的时候,它突然翻身装得若无其事,也许它也会害羞,像一些善良的人那样为自己的小快乐对他人怀有小小的内疚。可是它打滚的时候实在很可爱,尤其是不忘记一直注意着我的动静。

         今天它睡下午觉的时候,我趴在它身边,拿了一只笔在它柔软的脚掌中心写了一个“呸”字,我没能忍住这穷极无聊的恶作剧带来的笑,它醒了,不满地跳下床咚咚咚跑向外面。我想,它每一步都印了一个呸在地上,呸呸呸呸呸呸呸呸。我真无聊。

         无论我走到房间的哪里,它都跟在后面很大声地叫,有时还自己发明一种像嚎一样的新声音,十分委屈。加上那双直愣愣的眼睛,太委屈了,摸摸它,挠它的下巴,它再也不躲了,站得笔直地咕噜咕噜。它变得十分爱叫,十分粘人,十分希望和人呆在一起。它和我一样,很明显地讨厌隔壁那个湖北人,每次看见都飞快地走过。只不过它的心事是那样的浅,浅得让我嫉妒,一转眼就扑向我的手,咬住,像条受训的警犬死咬住不放甩也甩不掉。只要我离开凳子,哪怕几秒钟,它也迅速跑来占位置。它已经给我的笔记本开了四次机,我真想教它输密码。

         它每天喝很多水,尿很多尿,掉无数的毛,睡太多的觉。它叫的时候我很焦躁,因为听不懂它说什么,很明显它又是只十分擅长说话的猫。是这样的,不但我要有交流的欲望,它也得有,才会这么耐心地细分出种种复杂又清晰的声音,来表达,来倾听。这居然是个活物,是个活着的猫,是个柔弱的小小的小家伙。

         今天和别人起了争执,太容易愤怒对我来说是件遗憾的事,可是我的意见一直是那样:没有完美的猫,没有将一只猫完美化的必要,正如没有完美的人,我也不是。真的很遗憾,对于人身上那些不完美之处我总是太过不掩饰地表示了厌恶和暴躁。我记得House说Cameron,你喜欢有缺陷的人,他们让你感觉很好。真可惜,我不是。

         这会儿我的情绪有点低落,趁着怪叔叔还没下班回来,我决定去和它玩个筋疲力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