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1-11

    陌生人的博客上听来一首早年的歌 - [内心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484696.html

    我不是很记得究竟要说什么。就和我一样,既不存在于开始,也不在过程,不在结果,不在将来,不在过去,不在我处,也不在别人那里。我不惊慌于某日发现自己是一条数据流,一个群众演员,一个梦,巴不得哪天我醒来有人告诉我,系统更新你被删除,戏已杀青你可自便,天亮了你该消失了,真是大善大善。

    我贸然打开陌生人的博客听过一首早年的歌,哼唱了一整天就当自己经期荷尔蒙失调。天黑得这样的早,昼夜都是夜房间,哪里都是一样,一样地在醒来之前咒骂并自问,这是在他妈的哪一间房哪一张床。

    现在我有很多的问题,同时怀揣很多的答案,不幸的是它们彼此不匹配,我永远不够聪明得问对了问题,也不够知足地满意了答案。这有什么重要有什么意义呢,每次犯浑的时候我问自己。这样活那样活怎样不是活,像具千年不腐成精的会自动渗水的尸体这样活,好过你望我我望你什么都不说地活,好过自欺欺人既不尽兴也没尽力地活。

    难道我没有梦想我没有幻想我没有缺憾我没有补不到的伤痛?这不是一个反问句,可是哪怕谁杀了我我都只想这么愤怒地把这句话一个字一个字地浇灌成水泥砸回去。难道我没有梦想我没有幻想我没有缺憾我没有补不到的伤痛?难道我没有?

    为反抗一切独自握紧拳头,不分青红皂白敌对所有人所有事不知道捍卫什么,子曰诗云圣人言莎士比亚曾经说过的那些话是许多个不同房间许多个冬天里的取暖器。我说我也有一个梦想,我掷地有声言之凿凿慷慨那个激昂他妈的热泪那个盈眶,还丹田处发音,自己的声音快嗡嗡地震聋自己的耳朵。是啊,我说我也有一个梦想它不关于生命的意义宇宙的目的终极的真理也不是大风起兮云飞扬天下寒士俱欢颜苟富贵勿相忘耕者有其田。那是很普通很渺小很卑微也很狂妄的梦想,有些时候我觉得它很庞大,也许我付不起它应得的价钱,有些时候我觉得它太小了,如果真有神明,他们没道理不满足这么一丁点的指望。

    仿佛我可以为它而活,靠它而活,再稀薄都可以活。它是什么,我大概从来没有说明过,这种不适合谈论的东西,我曾有过。好比一个孩儿早夭的产后抑郁妇女,怨恨自己的十月怀胎心血所结,怎么能够私自了断生命怎么能够?那些子宫内壁恢复奇快不怕伤了又伤于是伤了又伤了的事情,那既不是我想要理解也不是我能够并且愿意接受的。你怎么能够不顾我的意志忽略我的祈求自己死去?

    我不能总是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不是吗?得不到也不值得哭不是吗?我坚决同意。谁都伤心过,哪个没有?我坚决同意。只是我介意,很介意。多么可惜啊,没办法把厌弃到极点的这个我换成她她他他你你。

    孩子,快点长大吧,所谓的真相和答案可有可无,如果它无益于我改变现状,要它干嘛?孩子,你有没有因为只有自己在哭而埋怨过全世界。孩子,谁与谁都不能互相拯救,只剩下一个虚无的神专门负责打着瞌睡应对质问——为什么?你说,敲门,就给你开门,寻求,就得到,为什么?等我死了这瞌睡佬怎么会有脸面对我喋喋不休的指责。

    不死于梦想,就死于梦想的路上。今天有个人说她死在另一个她手上。据说勇敢无畏是很美的美德,拥有它的人美得像射击比赛的靶子。不死于梦想,就死于梦想的路上。原谅路有冻死骨,被抽空了梦想,只能死于路上。请原谅并且相信,我曾有一个,失去了一个,没有了一个,他妈的梦想。

    谁规定过梦想必须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买车买房炒股炒楼发财统治世界?

    挺起胸膛,活得坦荡,我怎么会不明白?我又怎么才能不辱没自己,不低于自己,不成为他人或自己脚下的烂泥?怎么才能?首先我怎么才能永别“不愿意睡去”和“不愿意醒来”。每天的第一句话和最后一句话,都是我的自以为是换回来的最可怕。今天没有比昨天更好,明天一样的坏,并没有谁拍着胸脯保证过什么。挺起胸膛,脊椎总有被摧残的时候;看着远方,远方也没有什么不一样;钢铁般的意志也会被蚀穿;跌倒的时候我只觉得痛。击伤我的石头,嵌进血管变成肿瘤。真的哭得很累了,不如被子一蒙就当这是卑鄙丑陋的人类世界中唯一一块绿洲,不然去向谁哭闹求救。

    据说人类的直立行走是一系列控制中的下跌动作,于我,正常的状态就是一系列控制中的失控。我能忍,不代表嗜好疼痛。我语无伦次情绪起伏,但我从不抱怨。

    很多年以来,我有过很多喜欢的东西,做过许多种梦。梦得最频繁的内容,你猜是什么?

    老天爷和上帝当然是都睡了,在他们醒着的时候,我在他们眼皮面前挥手喂喂喂地试图引起注意总是未遂。

    冰冷的啤酒啊温暖的手套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日复一日的梦想,日复一日的梦想啊,你们在哪里?梦想,多好多小的一个词,碰巧它是我失去的一切。

    有无数柔软的可以延展的触手,在天花板上爬来爬去,寻找那个固有的开关,啪地一声。那是黑暗的,冰冷的,难以形容的,饿的,潮湿的,惊慌的,焦躁的,狂暴的,委屈的,伤痛的,只有一张硬床一袭被子的,冻到发抖的,沉默的,撕扯的,难忍的,无指望的,停不住的,没有窗的,满是灰的,无声的,一间小黑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