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11

    细小的一天 - [逆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484075.html

        流水账。

        闹钟响了装没听见,直到良心谴责得再也受不了。顺利地拿到合同,在河边草地中央的凳子上坐着,向那个据说是属于我的不动产行了很久的注目礼。此时的天气像是十六年前的成都,天阴着,小风。已经有十六年那么久了吗?吃午饭的点上,等待客人的三轮车上老头满脑袋汗水,我说,到成仁路口,不必过马路,对面街口就行。于是从他那里得知,这里以前是火柴厂,变成了日化总厂,直到修起这栋楼,他被交警三中队的人扣过三次车,每次交了七百块,他家原本住在万达广场的那块地,政府赔给他的房子一点也不好。我下车已经走出几米,他还在自言自语。

        等了很久的公车。在这个路口我曾碰到并认识了陈遥小朋友,和另外三个人去吃过十分好吃的豆汤饭,蒋觅在对面的锦洲花园住过三个月。公车只能将我拉到九眼桥西。走路吧,对于想去喜欢去的地方,走路简直就是一种致意。桥下面睡着的流浪汉还是以前那样多,抓卖淫嫖娼的社区海报还在那里,桥墩旁的尿味像是这辈子都不会消失了,最近下雨频繁,河水浑浊。栏杆刷了新漆。天气真的很好。

         纯粹是鬼使神差进了二手书店的门。一个爱说话的老板唠叨了近一个小时,他管不得我是整个身子钻进摊位下面,还是爬到楼梯上东翻西翻,他会说很多现在成都人已经不说的口语,有很多我列在书单上面的书,另一些即使没有列上,也即将跻身其中。狄更斯的《荒凉山庄》我找了很久,《呼兰河传》也一样,这么好的书怎么就那么难再版?没想到一并在黑漆漆的摊位下找到,老板很歉意地说,不好意思啊我没有电筒。我很高兴地看到一本又一本小时候读过又遗失的书,那么残破老旧的凡尔纳故事,八十天环游地球,十五岁的船长,从地球到月球,失策的是最后拿了上半本《机器岛》,把李商隐忘在那里。不知道去换是否换得回来。

        那个版本的鲁迅妈妈有很多,我弄丢了她的《基督山恩仇录》一直想找着原先那个版赔给她。

        小时候看过的《李白的故事》,居然也碰得到,买下送人。我记得这个败家子曾站在酒楼上撒过钱。除此之外,《灶神之妻》和《东方游记》都是意外之喜。三十五块九本书,即使按照流氓无产者的标准也很合算了。蠢的是,我必须要把它们同样寄走,自叹麻烦的同时想着空的话再来一次。有种买就有种不嫌重。

        零一年的时候,红瓦寺不是这样的,那时它破败的瓦房里藏着人间生活的精髓。如今它的每一间关闭的铺子铁门上涂着大大的“拆”,卖动漫周边的小学馆关门,711烧菜还开着,剃头摊子生意很好,卖琉璃的,卖化妆品的,卖衣服的,关门。专卖小本子的脏兮兮的店还开着,看到可爱的本子还是忍不住买。老板说政府想重修这条街,租期不到她坚决不走。肥肠粉和豆腐脑,兰州拉面和二姐饭店拆得凭吊的残迹都无,红瓦寺在劫难逃。卖花的,重庆小面,书店,文具店,杂货店,卖仓鼠和龙猫的,卖本子和音响的,拜拜拜拜。烤肉店易主,韩国火锅也不幸免,龟苓膏关门了,刨冰店垂死挣扎挂出牌子:川大传统刨冰。

        黑旗是我的目的地,这就是我在此地想做的最后一件事。两年前那个不开腔的纹身师傅,如今留起了满脸的胡子,英俊得我没话找话地多赖了几分钟。

        烧烤蹄花,臭豆腐土豆条,冰粉凉糕冰淇淋,醪糟粉子蛋,番茄煎蛋面,光有韭菜没有肉的饺子,五块钱一个人的豆花火锅,拜拜拜拜。都走了吧,都不见了吧,水泥覆盖过大树,高楼挤走了小摊,连同记忆,连同错综复杂的诱人气味,连同混在一起为最平凡处发出由衷惊叹与赞扬的人们,拜拜拜拜。都走了吧,在那之前,我与它们已经互相经过了。2005年的4月1日,到2006年的11月10日,那真是很好很好的一段时光。

        19路公交已经换成了洋气的空调车。我坐72路回去,沿途痴心妄想着中途转车去托斯卡纳。

        然后给每本书写上名字时间地点。接了爸爸一个电话,爸爸真可怜,要被我和妈妈欺负。

        再然后的现在,我去剥玉米。细小的这一天,请不要走得快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