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08

    蜗牛的家 - [房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483888.html

        在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里找不到蜗牛的家。所谓的天问也绝对包括:这么多扇窗,却没有一个属于我。忿忿极了之后又觉得没什么可抱怨的。

        装修完房子的小两口上门作客,那么我的问题只有重复的一个:这个多少钱,那个多少钱。一晚上说下来简直为居住成本震惊,更震惊的是,一家七口也好五口也好三口两口或者干脆一只虫子也好,这成本居然是无法降低的。世上还真是没有因为是一个人使用莲蓬头水龙头就会便宜一半的道理。所以真是很傻很天真,电视会缩水一半么?床会砍掉一半么?地板只铺一半么?碗只买一只就好筷子只要一双么?燃气灶只能是单眼的么?浴缸只需装下细人么?沙发凳子桌子只要一个么?真真岂有此理!哈哈哈哈,我实在是被自己的愚昧天真和荒诞想法当场殴倒在地,数到二十还笑到发抽不肯起来。所以说啊,结婚真是件值得考虑的事,哪怕增加了风险,总算是可以降低成本。天啦,我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是如此的傻,并登时领会了娘亲的抱怨。
        于是,我又一次触到妙不可言的无上真理,为自己的天才与愚昧同时折服,鞠躬。天地不容啊。
        于是,得知一张餐桌三千块之后困惑地想,难道各家各户不是都在茶几上吃饭的吗?于是,关于我想做个木匠的志愿更显得正确。不美观可以实用可以朴素可以大方,好过昂贵的摆设,喜欢的东西,那是坚决要用到不能用的。无论如何,离我去为这些操心的日子还远得很,除了留出两面墙给我,一面装书架,一面看电影,其他的,能不想就不去想。
        真是没意思。我为自己与他人觉得不值。所以熊熊连绵不尽不绝的欲念,还是灭了的好。
        在听过一个拥有强大无比专门让人疲倦的气场的老女人说话之后。我想,能带走的还是都带走吧,要坚决的不辞辛劳,坚决地热爱无用功,既然都带了出来在身旁,何必嫌麻烦不多带一程?真的不多,一点也不多,舍下哪样我也还是我,舍下哪样都会惦记着,该送人的送人,该捐的捐,剩下的就随身携带吧。这是一个世代予人的精神病征,对的对的,哈哈都是社会的错。多么可笑,那所谓的生活的本来面目所依赖着的,不过是细琐到无趣的东西,毫无必须成立的必要。承认也好否认也罢,那么至少让我带走一叠A4复印纸。
        还是蜗牛好,它只需竭力避免不要被谁的脚踩得粉身碎骨,在其他的时候,从不担心住哪里,老实巴交的一步也不离它的终身之屋,勉力又日久天长的践行着“凡是走过之处必留下痕迹”,以证实它确实缓慢地,穷尽全身肌肉之力地行经此地,立此为凭。
        人呢?我见日光之下所作的一切皆是虚空。过去的世代无人纪念,现在的世代,将来也无人纪念。
        还是蜗牛好,何况我听说,有一种蜗牛拥有一万六千颗以上的牙齿,比我多得多。
       
    分享到:

    评论

  • 房事?汗颜~~观之,厥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