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09

    红楼梦和小小猫 - [喵~]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483718.html

         我两岁的时候,三姨妈为了赌一口气搬回了黑白电视机,好像我们家的人这一辈子都在和什么人什么东西赌气。除了新闻联播和锵起镪起锵锵起的热闹戏文,就是《红楼梦》和《西游记》了。那个悲切切的主题曲琅琅上口得恨不得爱不得。后来我莫名其妙地看了很多版本的《红楼梦》还有更多莫名其妙关于这本书的书,至于他们讲了些什么,我大概是忘得差不多了。可若有一本《红楼》在手,还是忍不住想要拿只笔圈圈画画的。看得半生不熟,偶尔也一两段台词钻上心头代我发言,除了《百年孤独》,这大概算是最喜欢的书了,俗是俗了点,常读常新,哪怕看上一万次,也要一万次为林家妹子大哭,同喜同悲。

        戏剧频道再播《红楼》,再怎么看也觉得这些眉眼无可挑剔再难取代,再去哪里找那么个史湘云憨厚可爱,去哪里找个眼是横波眉是峰聚配得上一个“黛”字的林妹妹,更莫要提上天下地再难寻的凤哥儿,还有好胜争强的晴雯。有周汝昌打底,再怎么错也错不到哪里去,可惜廊上没有慧紫鹃。
        昨天晚上贾府抄家了,掐时间算也不过几分钟的镜头,但那个悲惨是说也说不出来的。一口气说了无数个惨啊惨啊惨啊真惨啊太惨了,心头如猫爪恨不得抓破什么东西以泄我愤。实在再也看不下去了,嚷着惨啊惨啊就缩回了自己的房间。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觉昨是而今非,不过是晃眼一瞬间,公侯小姐卖作奴隶,堂皇府邸也作了土,何曾想啊何曾想,好吧我总算明白了悲剧的力量。休提休提。
        出门时,眼前两团白影晃来晃去,巴掌大的两个奶牛猫崽也有胆子从一楼跑来五楼。小家伙们躲让不及被我一手捉了一个送回它家。原来是平日里玩耍的杂物堆被清除得干净,它们就少了个可以玩的去处。好小好柔弱的身体啊,叫声和小脸都让人心碎,心软到皱眉。
        早上看别人家猫的照片,一个一个睡相张狂。一只极似薛绍,我很少说到的薛绍。那湿润的鼻头和湛蓝的眼睛,下巴一圈长毛都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只是薛绍的眼神更无辜更纯洁,倘若世界有末日,审判者必定无瑕如它,只消看我一眼,我便要将全部的阴暗和罪过和盘托出低头认错。可惜我儿被我打怕了,在的时候始终不肯亲近,也不肯好好走路。亮堂的大路它不走,偏要生了牛角心一样地钻小路,行为鬼祟,蹲坐地上又神采飞扬。我看我儿的心,嫌弃有之,爱怜有之,想来当年贾政看宝玉也是如此。恨它歪门邪道,爱它金玉皮囊,偶尔它乖一回就受了极大的感动,无论它怎样胆小,夜里翻放食物的箱子这种事想必它也是参与的。
        薛绍管拉不管埋,连意思意思刨两下猫沙的举动都没有。洗澡的时候瞳孔放大一倍,惊惶时反而看起来更漂亮,天生就是个“受”。不知道它叫到嘶哑的声音后来有没有恢复,新的主人有没有将它的毛洗净,有无善待它,让它不负了自己的好长相一般终于是昂首挺胸起来。记得它的眼睛是左眼泛绿右眼发蓝,小东西不知道哪里学来的习惯爱在纸上拉撒,临走了还中了它的招抓了一手屎。只是想起我儿,却不知我儿安好否。我儿在别处长成一只毛茸茸的大猫后,愿别人家有福气消受把它抱个满怀的幸福。
        东坡言: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唯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孩子啊,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慢着点儿啊。
        三千年发芽,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的神奇作物还是不要也罢,这等怪物吃到嘴里是要拉肚子的。“拿走,拿走。”把重音放在拿字上,就可以把当年唐僧的口气学个十足十。我忘了原本要说什么了,“我儿,还有一层,你当受劝戒,著书多,没有穷尽,读书多,身体疲倦。”
        我有如此爱心,不去当幼儿园老师实在可惜了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甜点记 2007-07-09

    评论

  • 不知是不是从撒旦那儿听来的告诫,有多少爱心的人就有多少寂寞,在这个世界他们的寂寞足以令其自灭.
    灭哈哈哈哈哈~撒旦哥哥,伦家不要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