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6-20

    到底要HOW才能飞跃疯人院? - [不能眠]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448490.html

        我应当为每一个像这样的下雨夜晚深觉可惜,它本来闹中有静,专为每个投靠睡眠的人特地准备。下雨天洗澡钻被子里,在任何时候都值得蒙头大笑。我不独错过现在这一个。

        不需要有原因吧。下雨的晚上听起来别有深意。
        很显然积极争取睡着的计划再次落空,翻一本侦探小说,还是那个酒鬼的故事。让我想起一句话,为了庆祝一个月不喝酒,干了这杯吧。一场雨什么也洗不净,不信听四点钟时扫地的工人照样上工的声音。说说关于世界的有的没的,是啊,我对它的喋喋不休几乎和对自己的一样多。注意,我又要狂躁了,并且不合时宜兔死狐悲物伤其类起来。
        嘿,I AM A WOMAN,HEAR MY VOICE,或者蒙住耳朵。白昼提灯,不独为哪个。
        有人还在街边茫然张望不知手放何处;有人将言未言,惊惶又小心地低下头来看,像是随时在担心伤口被人瞧见或不被瞧见;有人害怕得伤心得在睡前紧握拳头;只要仍有一人如此,这珍贵的世界就是丑陋的。那丑陋给了它强烈的自尊,在面对指责和质疑的时候仍能缓迈步伐,端庄又恶毒地投来冰冷的眼光。
        它是不改变的,也不屑装扮,面目有多丑,就有多镇定坦然,谁比谁更无耻?我只知道,它并不是为了迎合任意一人的愿望而存在。
        还能怎么样?欢迎来这个叫地球的孤寡老人伤残智障失诂儿童福利院,全宇宙的囚犯疯人收容所,在这里,除了发疯、等死、自相残杀,真的无事可干。
     
        今天才看到前些天陌生人的留言。阁下,谢谢,你说得对。人如何看待自己,就如何看待世界,如何看待世界,就如何看待所爱之人,三位一体。你不可希求对自己毫无感情的人对万物他人充满感情。这一点我想我不必多解释。人世的脏乱差,我除了勉强地接受偶尔基于自我挣扎唧唧歪歪几句别无二话。人问比干七窍我开了几窍,说实话,唯有一窍还是未开的,不知这窍开时是否天地变色鬼神大泣,至少合当大笑痛哭。
        基于自我要求,也基于人共同的卑劣,我有义务全身心给,也有权利全身心要,这一点岂不合了对世界睁一眼闭一眼之人的逻辑?既然是交换,那就单说交换。另,我对人间或他人怀有何种感情,这是我至为不愿解释和言谈的事,甚至说出口就要令自己不齿。至于予人毁灭之言,恕不苟同,我的确心有恨意恶意,在这之下到底是什么不说也罢。心有杀机也有一千万个不能不愿。苛刻?宽厚?不解释。自己?不完美的自己?不解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