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6-10

    一日一得 - [内心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448425.html

        想不清楚是怎么从床头睡到了床脚,决心从小黑屋彻底醒来的时候居然半个身子悬在床外,怪不得做梦做得像被腰斩。又一个证明寡人疯了的证据是,在我梦里一个老和尚问我,你持何戒?清清楚楚字字铿锵。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可见读书想事必定是要走火入魔的,张无忌的乾坤大挪移也有水火相交生死关头的时候。走火入魔,再来立地成佛。我不知正见的过程究竟当如何,是抱紧了庞杂万物替代自身听了这个听那个,还是打定死路一条的主意东家看了西家再看闻所闻而去。你持何戒?和尚你问得好。

        眼看,耳听,时时有万事突然冒出来作为一个想法的佐证,且惊且喜。想达摩面壁苦思,张三丰闭关冥想都是隔绝的,出关时满心都是没头没尾的纯理论,只是些推导的过程,忽然间就有路人说了一句话,山色肃穆,猿啼树横,事理物理无不合他所想。当然要合掌盛赞天地有大德。
        晚生了几千年,不代表千年之前的人就驽钝不及我。今日我所想我所困,他人早已想了又想辗转反侧,一朝有所得一朝欢喜而去。然而经验必定是不可复制不可传承的,不然如何解释大时代小心事的反复?我思古人,未必我朝朝暮暮昭昭,他日日夜夜昏昏。
       开窍,见其字明其义。窍者,洞也。莫说我未开窍,念及此事那必定是不易的。比干一颗七窍玲珑心也莫不是窟窿捅了七八个。
       一日一得,今日的得关于“得”。等等,我去拿个本子把它记下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