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6-04

    辛巴达是个水手的名字 - [逆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448366.html

         从前有个水手的名字叫辛巴达,有一天他裹上头巾,腰里别上一把刀就开始了神奇的七海航行。他在海妖中的赫赫名声和在水手中的一样响当当,每个右手装上铁钩的船长都希望拥有他那样的伙计,每个皮肤黑黝黝的水手都盼望自己的兄弟像他一样英勇无畏。阿拉伯海上每艘船低垂的长帆都等着他的手去扬起,每根旧绳索在季风的吹拂下互相碰撞着低语:你见过辛巴达吗?每块甲板都等待他阔气的脚步咚咚咚咚地踏过,每个被摸得油亮的舵都期待有一天那双伤痕累累的手转动它们:左舷30度,右舷10度。破烂烂的本子和鹅毛笔都等着被书写:某年某月某日,南风,晴朗,可见度极好,食物饮水弹药充足,无人生病。

         甚至礁石,甚至狂风,甚至海盗,甚至天使——奉安拉之名!赞美他永不疲倦的兴致和勇气吧!

    辛巴达就是水手的名字,辛巴达是每个船头远眺者的名字。商人念他的名字有如神灵,他庇佑来往的货物;水手念他的名字有如神灵,他在狂风巨浪时鼓励他们拉紧绳子掌好舵;海妖和人鱼念他的名字有如神灵,他是慷慨和仁慈的象征。辛巴达,辛巴达,是船工的号子,是顺利返航的护身符。辛巴达,辛巴达,是每个细伢仔一生第一个睡前故事,第一个梦。辛巴达,辛巴达,是水手第一次登上船头鼓起勇气用胸腔对着茫茫大海发出的第一个声音,第一个宣言。

    小伙子的苦恼是,姑娘拒绝他们的原因是他们不像辛巴达。管理人口的官员的苦恼是,为什么这么多人要取名叫辛巴达。妈妈们的苦恼是,太阳下山时站在路口叫一声辛巴达回家吃饭吧,答应她的将是一群孩子的声音。苏丹的苦恼是,宰相的年轻继承人非要出海去坚决拒绝出任下一任宰相。船长的苦恼是,蜂拥而来的拍着胸脯要做水手那么多,一个个都说,尊敬的船长,雇佣我吧,您将有一个辛巴达。

    这就是水手辛巴达的故事。所有的水手都叫做辛巴达,而辛巴达一生都谦虚地自称,您忠实的仆人,水手辛巴达。这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啦,和《一巴掌打死七个》的故事差不多一样久远。那时候,巨人还活在离人不远处,等待被救的公主和巫师一样多。十字军的铁蹄还没踏入阿拉伯的土地,所以苏丹们需要处理的公事无非是被很多自称拥有神灯的骗子吵得头疼。这确实是很久很久之前的故事啦,那时候,阿里巴巴还没有拿滚烫的热油烫死三十九个大盗,拇指姑娘还没有出生,更别说哭哭啼啼拿荨麻为哥哥们编织外衣的公主啦。

    是啊,很久很久之前的故事了。

    辛巴达是一个水手。即使他活在今天也是个水手。他照旧拉起锚,扯起帆,快活地扳动船舵,起航啦。他光着脚板在木板上走动的声音,像时光吧嗒吧嗒跑过的声音。他懒洋洋地睡在桅杆横梁上,怎么样的浪也晃他不下来。遇见风暴的时候,他跪下来双手贴住脸诚心地向真主表达了敬畏和恐惧,下一个大浪来临之前他站起来——带着他酸涩的膝头和湿答答的裤子,对周围的人大声呼喝:看在安拉的份上!镇定!镇定!他喝醉酒就两眼放光哈哈大笑,五音不全地唱起家乡的歌谣。他对人彬彬有礼,他会写世上最棒的航海日志,他懂得用三角函数测算经度和纬度。

    他跟着一艘艘巨大的船穿过海上枯燥又漫长的日子,他认为海的蓝色绝不单调,怎么看也看不厌烦。他停靠在开普敦,也门,阿姆斯特丹,香港,大连,里士满,会用每一种当地语言跟肤色各异的人们打招呼。每个晚上,他都从船员室溜出来,从头等舱走到机器房,对每个遇到的人脱帽致敬。他一次次走下船,再一次次因无法忍受地上的嘈杂走上船,就像他在几千年前做过的那样。他不再有名,听过关于他的故事的小孩子越来越少,但这些永远不是他心满意足的原因,一点也不是。他的梦想也不再是光荣地死在大海上,而是终有一天到地上去拥有一个装得下梦想的地方,他将在那里打瞌睡,用航海日志的方式纪录地上的一切,再抽着烟对每个经过的人讲关于远航的故事。他老了,他用热茶和语言去支持和鼓励他人。他的血统将以沉默和无知无觉的方式为他人所继承,他知道,在任何一个时代他的后裔都是不绝而众多的。传承的方式并不一定必须像这个故事的开头:从前,有个水手叫辛巴达。

    辛巴达的名字会活着。活在这个小孩子喜欢插嘴,喜欢夸夸其谈的今天,明天。可是啊,辛巴达荣耀的七海航行会一直延续在各个大洋之上。有一天,我再讲起这个故事,明知听的孩子免不了插进许多“可是”和“现实”,可是,亲爱的孩子,这是一个睡前故事啊,你说再多话,我也要一个字一个字像叹着气似的从这里开始讲起:从前,有个水手叫辛巴达,有一天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