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5-20

    一岁太平 - [喵~]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448066.html

        别人家的猫叫了整整一个上午,还是不要把我叫醒吧。想起我的女儿太平,差不多就是在去年这时候出生的。它小时候长得很丑,我常常叫它丑八怪,每次它被有的没的东西惊吓到,尾巴上的毛就会蓬起来。后来它学会了一种表示责备的眼神,每每看得我觉得自责。太平啊,一岁了。它长到七八个月的时候开始变漂亮了,每天对着它的一张小脸说哎呀我的女儿真俊哪,无论怎么表达和想亲近,它都毫不留情地咬和抓。偶而它心甘情愿地睡在身边,便感觉受了莫大的赏赐,是要谢恩的。

        太平是只奇怪的猫,矜持得凛然不可侵犯,它的矜持让我觉得被它扇一耳光都是荣幸。它每天在窗口朝屋子里望,一有机会就跑上床来睡在我脚边,它越来越重,常常被我不耐烦地一脚踢下去。可以想象,它落地之后对蒙头大睡的这个人仍然矜持地投去责备的眼神。作为一只猫,它爱干净得出奇,四只小脚板永远是干净的,好强地永远想占据屋子里最高的位置,对藏着食物的箱子有孜孜不倦的攻坚精神。很少见它有歪着头很好奇的样子,像是活了千年万年的妖精,满脸见怪不怪的厌烦。
        我打过它,狠狠地打过,捉弄过它,每天对它大吼叫它滚出去,对它大骂说看到你就烦,给我滚。它一直没有离家出走,用吊儿郎当的精神继续不要脸地呆在我身边,一有机会,哪怕只是转身的机会就抢我坐的垫子,像是它自己的似的睡得稳当。它总是让人觉得它才是一家之主,而且交水电费这等小事就不要劳烦我了吧,后来我想,它像是丢不掉自己体面的落魄贵族。太平是只懂礼数的猫,吃东西的时候总是先让别人,别人占了它的地盘也不生气。打斗起来没见它输过,就在我眼皮子底下它表演过难度极高的腾身前空翻,挑战最高处是它的追求。站在衣柜上面志得意满,怎么叫也不下来。让我钦佩的是,它总能悄无声息地走在一堆东西里并不打翻任何一样。
        我偏爱它偏得厉害,但要捉住它抱着它表示亲热实是难事。它每天都骄傲地竖着尾巴满屋转,看着它,心想我的女儿真俊啊真有风度啊,真是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猫啊。太平,妈妈很想你,非常非常想你。
        一个人,可以干脆绝情地把另一个人丢弃,何况只是一只猫。丝毫也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这个人的心思,确实,我对自己下手也越来越狠。侯思泉,侯东妹,侯昌贞,昌秀小朋友,你们说错了,这一个是妈妈,那一个啊,唉,也是妈妈。唉,记性太好真是该背时啊该背时。突然想起今天的日期就笑了。记性太好的人真该死。
        觉得自己又在无谓地拖延了,又在百般考虑中动摇了,这一点也不好,必须有一个决定,再处理干净手边的琐事,必须。深知每个不同的决定背后都有支持的理由,拖拉和反复也有原因。这样和那样比起来,到底是哪一样更不能忍受,我知道答案,却满脑子糨糊。醒过来,不分早晚哪个钟点,醒过来,同样的愤恨绝望痛苦伤心不会浪费哪怕一丁点的间隙,呆在那里,好象才刚刚发现这些事实,还如从前一般不能接受。
        接受,最近接到的几乎所有电话都说到接受。她们一次次地告诉我她们都是现代人恨不能剖腹表示,唯一的重点却只是,娃儿勒,想开点,娃儿勒,你真傻。今天开口说了一个尚不是决定的决定,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应。我想,这个人也许是早有预感又一心救不了帮不了的焦急,我又是怎么把这个人的心打磨得沉默。能说些什么呢?给我个机会,反而会扯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要说的想说的想问的每天每时在心里划来划去的,如果可以那么容易地倒出来,你以为打这个字时我还强忍着它们干什么?你也发现了吧,玩弄别人的感情也好自尊也罢,其实也不是那么有意思。
        我有什么呢?原本,我没有钱没有房没有车没有富有的父母也没有一份好工作,我有的,是穷尽所有之力要捍卫的自我——虽然它不值几个钱,是关于善与恶真与假的信念,是闷声不响自我教育出来的一个人,以及把以上这些全部给人的真心。你说一声需要,我忙不迭地给你给你都给你,不像你,永远掂量着拿自己的什么去换,换得的是否划算。就像你问过的那样,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呢?都给你了,换来你一句,你其实并不想要。对不起啊,我的那些敝帚自珍,确实也换不来什么现实的利益,都给了你了,你得到了什么?你想得到什么?
        人说情深不寿,若深与寿可以指数形式呈反比例,那正合我意。但丁说的那扇门,进此门中放弃一切希望,我想我还未懂得它的所有意思。希望它害得我有多惨,我愿以出卖灵魂为代价丢弃它。昨天晚上有一轮圆月,当初远离你的那一夜,急切来你身边的那一夜,我也看过同样的浑圆。何事常向别时圆啊,此事古难全。
        太平现在在哪里,谁也不知道,谁拥有它就是幸福的,因为这人可以说,我有太平。这个名字,难道不是一开始就是个愿望么?太平啊,一岁太平,岁岁太平。妈妈永远都爱你。
        狂躁和眼泪来得太突然,手忙脚乱地不知道怎么应付,怎么办,我的天,怎么办。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她是去了更好的地方,这么想吧。
    我的小猫走了后,我失魂落魄,思念地衣服都大了。现在想来,不知我们谁更需要谁,现在只要有娇柔的“喵”声传入耳中,我就会在想:你是到了更好的地方,对吧,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