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5-19

    哀悼日 - [内心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448035.html

         并不想装得对这件事情十分的关心。小时候受了先贤的教,但凡也懂得生死事大,可珍惜生命这种口号只在少数时候被想起。生命是张多潦草的图啊,既无目的,也无意义,所见之人装出对包围生命的那些事有浓烈的兴趣,真的珍惜生命?未必,未必。天灾不比人祸,人祸好歹想着有个明白的仇家,可以声讨,可以报仇,可以百般诅咒,却是各说各。天灾,怪谁?连自己都不关心,怎么关心得起别人。我与世界的接触,无非是皮囊一副,眼耳口鼻身舌意,皮囊已是空皮囊,眼昏耳失聪,口苦鼻不灵,身懒舌麻意已钝。我是空的,再剧烈地摇晃我,都没办法发出声音,无论是因饱满而沉闷的,还是半瓶水响丁当的。

        时光把人重重地抛,一个通宵就腰背疼痛。做了一个很恶心的梦,差点没吐了,惊惶地急忙醒过来,正好听到大喇叭说全国哀悼。无他,在警报声里手放心口念了五遍祷告文。想我苍生,想我苍生哪,忧患实多。一把眼泪也做不了什么,愿你们安息吧,安息吧。黄泉路上那么多人做伴,要彼此扶携才好。死者长已矣,也好,徒留生者长戚戚。安息吧,安息吧,过了那道桥,喝了那碗汤,地狱也可是极乐。愿你们安息。只是突然之间,很强烈地想念起过世的老人家,她的话一句一句穿过心头,恩,我都省得的。
        今日我什么也都失去,却不能像从前说的那样,若真有此日,转身回父母的家蒙头只睡觉。我既已出走,自愿割断与故乡这个概念的联系,天下间无处不是一样,都可以是故乡,都不是故乡。没理由多了两个真心焦急的人便可不药而愈,没道理相信撤回大后方就得了安全。没有一处既安且全,没有一处是安全的,安全,不过是因缺失而自生的理想。人生的枷锁那么多,不见得都是狰狞的凶狠的,孙行者为唐僧划下的圈安全么?那也是枷锁。要是哪天得了一纸署了我名的房产证,那倒是安全的,我既不会拆它丢它有损于它,它也不会变了心把房产证上的名字私自涂抹成他人。没有家,有个堡垒也是好的。
        预感最近更新博客会很频繁,随便吧。想起看到的一个笑话,甲跟乙说,股市大跌,心焦,睡不好。乙说,我有婴儿般的睡眠。甲:真羡慕,怎么睡的?答:哭一阵,睡一阵,再哭,再醒。那么就是这样,哭哭睡睡醒醒发呆然后再来一次,偶尔找点事情,完结的那一瞬间一切都又回来了,难受自不用说。我们就耗下去吧,耗死我,无怨无悔,耗死你,我就起身拍拍衣服致意离开。不能说我还年轻,只能说,我还有时间,也许吧。白云苍狗万物刍狗,不是我比他人超然胆大,怎么个临危不惧法呢?皆因心中有更深更不可测的岩渊。不跑,非要在有房顶的地方睡,我确实没有别人那样惜命如金。不避,投怀送抱天不收地不收。不躲,我不能成全自己的,期望不可抗力来成全。二十六岁了,哪里才是容我安我收我护我迎我送我让我保它念它惜它牵它挂它卫它的一个家。
        杂志样刊出来,刊首语于我来说轻车熟路,却忍着一腔的苦悲不能在其中泄露半分。轻松的腔调也不易假装,勉强出来的愉快看在眼里,眼泪还是哗哗地流。地震大件事,我面对的就是我的全部,所有,余震分散不了它,它自己还在对满城破碎山河,断壁残垣哀哭哪。颤抖的手打了33个电话,接了4个,29个关机和挂掉。那些无法掰着手指数的呢?不能量化的呢?能拿杯子装眼泪吗?能痛一次在墙上画正字一笔吗?
        那些日日夜夜朝夕相对分分秒秒亲亲热热闲谈拥抱呢?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这真是能说明很多事。我送给你花,你走得潇洒,我伤筋动骨,并哭得邋遢。多么压韵,我怎么看这些话,想笑都觉得悲从中来。想我十三,想我十三哪,又何尝不是哀悼,我也不是他人,尸骨凉不凉都击鼓欢乐。看,我还在这里。
        谁说的,别试,做或者不做。这儿郎一般的热血还在流淌,你的气概呢?你的敢当呢?你的勇气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