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21

    - [Once,I……]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447851.html

        早。像如今这样每日八点前起床,在过去实是不可想象。我会在每天六点钟时醒来,然后又睡过去。已承诺两天的早饭,至今还是未做。七八点钟,正是夏天里最妙的时段,一夜黑暗浸了水气和寒意,被小风爱惜地吹进每扇开着的窗。你睡着了就忘我的踢被子或把自己裹得像法老王,我死命拉着被角或往你身上扔,你太忘我,甚至忘了磨牙。半夜醒来等了很久,不见有声响,悻然睡去。清晨的这点小好处,要醒着的人,至少半睡半醒的人才知晓。

        公车玻璃反射的脸,还有睡意未消的肿。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就有点颓丧。照样是不睡回笼觉的,虽然先前对你大说特说回笼觉如何如何好,走在路上想起,昨天梦见彭坦,唱了一首歌词奇怪的歌。
        从菜市走回去,昨天早上老板跟我说,妹妹你起得好早。尚未有衣冠整齐的人在菜市上走动,划拉着拖鞋,一路上呵欠连天,短裤睡裙就跑出来,我是最整齐的一个,至少我穿了一双鞋。不知新鲜与否的菜正被浇上水,好歹要硬撑出娇艳欲滴的模样。苞谷正在被脱下衣裳,扯掉胡须,无数只狗不知道在高兴些什么。一个女人的自行车后面放了一束向日葵。一分钱也没有带,这让我对这场景没有参与感。
        八点钟,茶馆就开了门,很多老大爷坐在树下喝茶,摸着脑袋发着呆,这一天他们就将这样度过。觉得早饭这件事是正确的,我饿了。太阳还没有升起来,我不知他人一天如何打算,他人亦不知我的。独自一人在家,比从前的那个我更慌张。
        认识的人当中,有人要写一本当代女同性恋口述史,大清早地想起这茬大为不当。身边的历史和自己都拉成一条直线逐渐消失,逐渐隐没,所相信的是,有人会忘记,但是不会有人不在乎,只要那是一些切肤的事,以及时光。历史从未进步过,只是想当然的一件百衲衣。是由吃喝拉撒拼凑而成,各人挑了自己心仪的布料,再缝上去,一层叠一层,所以后来它面目不清,谁也说不准。
        有过去,却没有历史,这个庞大的词语不适合私人,我亦配不上,更不愿做滚滚所谓洪流中的水滴。由得他人去吧,他们反对,他们赞成,他们改变,由得他们。几千年以来,他们,她们,我们,一直是这样。如果我还对一只断腿的小猫有着生痛的同情心,又怎能说我冷漠、麻木、无动于衷。
        更加饿,你已顺利去到办公室,没有迟到。
        于是我决定逛逛菜市,兼早饭。忘记跟你说早,很对不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