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08

    填了一个坑 - [逆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447744.html

        出门两次,不像是游玩,倒是恶搞娱人娱己去。故地重游阳光城,成都信息工程学院。早起的人有豆浆油条吃,并且只得见缝插针地补上瞌睡。上次见着豆子大小的枇杷结得累累地满树,对它没有食欲,要是上面结的全是五花肉和鸡翅膀该有多好。阳光暴烈异常,整个城和学校都像是出了天灾人祸一般荒凉无人影,全部被废弃。迎面来的第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正是“今天学校停水,不但没有热水,就连冷水也没有”的范老师,中年早衰的小老头,再讲了一遍我所知道的所有范老师的经典语录,爆笑。爬上杠架坐一会儿,出了很多汗。

        四栋,光荣的四栋,那策划过,密谋过,发过神经,醉过酒的四栋。207的门紧闭着。站在它门口大喊,江斐斐,出来耍。好象她马上就会骂着开门让我进去。213,然后是我的215,没有人在家,幽深的过道里唱歌的声音依然好听。孙,出来耍!于路,出来耍!杨杨,出来耍!她们就在我相去不远处,随时都可以见到,这会子叫唤一阵,叫唤我沉睡和睡眼惺忪的大学时代。来,我们去耍。
        有一只断翅的蛾子拼了残力在产卵,蹲下来看了一会儿,搭上一辆四处插着莫名其妙玫瑰花的后现代三轮车,车夫慢条斯理旁若无人地扯得很远讲起一个“邯郸姐姐”的故事,我在后面偶尔发声表示听见了,支吾着,他需要的也只是支吾而已。公路中间那个久远的坑终于被填满了,沥青在散发更多的热量,被填上了,这我就放心了。
        洛带两年未见,被毁得面目全非。直接脱了鞋站在水沟里慢慢走,又直接套上。在街边无人看守的摊子旁坐下,极其投入并若无其事地叫卖:小玉米,大头菜,小玉米,大头菜。那的确是大头菜而不是何首乌,长在水田里垂着头的是稻子,旱地里露着锋芒的是麦子。茶叶店的遮阳棚是印花蓝布,店里空无一人,实在想知道那好看朴素地布在何处可以买到,派了小兵去问,小兵喊,偷茶叶啦,老板才匆匆现身回答了一个对他来说毫无好处的问题。这条街走到头,左转。
        所以后来就买了这样一块闷骚的布,所以就坐在布店门口找了条被无数臀部温柔打磨得光滑发着暗哑光亮的条凳,开始小型脱口秀。凳子很好,很想偷走放在厨房。游人稀少的一条街,梁间的麻雀互相调情,隔着十米的空气吵嘴。这么近,发什么短信呢,赶快飞过去用你们坚硬的喙亲吻吧。老板抬出年代久远的桌子,他们开始下棋。
        后来就揣着布回去了,后来就睡着了。这个时候,凌晨三点,白色的小菊花还在开,小口小口地偷偷啜饮着水,蓝布铺床头柜子,旧书包了新皮。坐在桌前写下来,吹着风,就让风把这些笔画吹走吧。
        晚安,夏天,但愿你逐渐苏醒的黛青天空不会嫌弃我的冷笑话。
        晚安,夏天,但愿你懂得小本子上画个破苹果,也叫作APPLE的笔记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