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05

    大假 - [逆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447724.html

         没有过过什么大假,因为所谓的应该怎么样怎么样的时间里,睡觉发呆无所事事四处游荡。每一天都是大假,放假放到心烦。

        晓理来过,她们也来过,距离上一次四人聚头已足足五年,2002年的五月天,每个人理直气壮或者偷偷摸摸的做了很多决定,改变,蠢事。这真是巧合。要付予关注的人实则有限,即使是这些人,需要并且能够付出的时候也有限。人人都说自己在付出和等待,其实谁也没闲着。开什么玩笑,表里如一哪有那么简单,而同学们,你们是气盛无知不知谦逊的少年人。庆幸的是,我在事外,在其他的事里面。
        有人怕冷,有人怕热,活了过来,五月里风雨大作一日之间降温升温诸多反复,一样视若等闲,淡淡地说一句,下雨了,又晴了。雨时打伞,晴时晒。不过是,下雨了,天又晴了。
        闲。嘟囔着是不是要弄本四六级单词回来看。第三遍看《万物简史》。睡觉可以睡到自然醒,却睡不了多久,可以做的事有多少,既要赶着,又要拖着,完全是死皮赖脸。槐花早已谢,叶子浓了一荫。河水无缘故的干涸,白鹭自在飞。夜里停在桥上看斗大的月亮,看那朔望推测阴历几时几号,可是火星上至今没有音信,没有人要来接我们走。
        草地上长出的蘑菇,放在肚脐处就是行为艺术,想要匍匐前进接近一只长嘴的戴胜鸟。阳光因不时的雨水洗刷得干净明亮,打在身上有簌簌的声音,很快皮肤红了,很快消退了,很快很快天就黑了。很快安静的街上就会有跑步的足音,笑,街灯下有无言的手语,卖鱼的人们在清点货物,灯火通明。
        有人常常忘记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无意当中就当作武器一般到处舞,伤旁人无数。如果面对世界和墙壁,你亦能如此这般,你会更喜欢自己吗?
        我给喜欢凉糕的自己找了一个恰当的伴侣。
        看书,堆着不看是白痴,又要被很多事打断,断得所有的理论和情节都像天生碎的。出门,这个世界就像是为这里的这个人和那个人而生,是因为曾经的日子里生生地漏掉了和周遭的联系,错过了什么蛛丝马迹,还是从此开始不经意地寻觅,寻得?有个漂亮的本子,上面即将写上很多东西,迹不是徒劳,挽留,是慢慢活快点死的证据。
        终于看了《巴别》,脑子里想的是《撞车》,叙事和联系,闪回和前因。上古时候,我们都操着一种语言,畅行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后来我们的心彼此相异,去了上下埃及,去了印度,去了寒冷的欧洲,忘记乡音,任性而固执地要重新开始自我的生涯,斩断和从前的联系,后来所有的人真的什么都忘记,开始征伐。所以经上说,巴别,是变乱的意思。
        啊,心爱的凯特布兰切特。
        又何须赞扬你,何须对你一再表露心迹。不过是一切看在眼里,像我喜欢玩的那样杂交诗词或歌词,听闻二妹妹你好人才,恨不得大风吹拢你来。
        晚上是一定会起风的。小菊花,绿叶子,安详地开在水里。回答爵爷的问题,为什么想学画。为了这一瓶盛开小花,它会谢,将没有味道,难道不可惜吗?对明里的谁或潜在的谁说话,除了语言和文字之外,请教我多一种选择。不是为了留下那必定死亡的时间,是为了留下那时间里的人。的影子,气味,音容。
        这个我说不好,这个我实在说不好。
       
        亲爱的豹,有空的话和我邮件可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