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05

    四月 - [Once,I……]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447674.html

        四月第一天上路,阳光晴好地送着我。再见了广阔的黑土地。长春到沈阳。

        沈阳逗留一天,出租车司机都热情又爱讲话,几分钟的路程,也要就娱乐八卦或者广播内容大加评价一番。眯着眼,好心情地相对着,这个高大俊朗的北方城市。天黑的时候离开沈阳,回。
        一路上喜鹊还是跟着,上上下下的飞,趴在车厢连接处不肯离开,要亲眼看着自己是怎么从北走向南,路过了什么,错过了什么,春天来了哪里,哪里的树绿了。河北,河南,陕西,灰尘和干燥的土地。再醒来,呼吸里顿时有了湿润的空气,所以不需要谁提醒,我们已经穿过了秦岭到了四川境内。那条嘉陵江还在跟着铁路走。
        越近,越觉得不真实。一切顺利如此,感激天上那位的好意快到了怀疑。他从未对我好过,现在这样的体贴和关怀,真是受宠若惊。不真实,就像是原神一直留在那里,并没有挪动半步,只是皮囊行程匆匆来了又去,现在赶回去,是要身心合一。山上的花开了许多丛,鸢尾开在阴暗角落,油菜早已结出果实,蔷薇爬了一道又一道,越来越近,这湿润的空气像是有巨大的力量,要将胸腔满满地撑破,把心沉沉地往下安稳地坠。
        四月,我在你的开头赶来,看见你不好意思的笑,再报以我同样的笑。额头碰着额头一句话也说不出,只是痴笑,哪怕这是一个彻底的阴天。难以置信吧,不可思议吧,做梦一样吧,我真的就在这里,呼吸起伏,搓着手带着体温站在这里对你笑。再感叹一次,再一次,难以置信吧,不可思议吧,做梦一样吧。真的,我忍受着从内到外的每一寸肌肉或皮肤的酸痛站在你的面前。好象我们从未分开,不过是出门买了包烟。
        天阴着,我把你揣在衣服兜里,数着左脚右脚的向前游荡。四月,将要带来所有曾许诺的。走回熟悉的地方还是在说,真是不敢相信,我回来了。生怕睡着和独处,怕暂时的宁静是一个梦,醒来还是在北方。要醒着。即使醒着的这个人像是只有十四岁。发痴,撒娇,耍赖,百无聊赖。
        真的,为什么明天不是世界末日呢?我绝不会反抗和悲伤,它扬起的每一粒尘土都将在空中开出小朵的花。四月里的暖早早的来了,又退下去,我知道,那是你担心我错过什么,劝说它,回去吧,然后再来一次。赖着,就像考拉生来就赖上桉树。
        谢谢,无论是什么,谢谢。谢谢你在时间里保存完好,我原封不动。
        模糊不清的树影下,一树的槐花,潮湿的风里,冒着水气的河,门庭冷清的店铺门口,小心的揣着你,只想跟你说,我爱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