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10

    哈利路亚 - [Once,I……]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447201.html

        北方的土地,竟然是传说中的那般黑。东北境内是茫茫的雪原,这是我父亲奔跑和徘徊过的地方,如今我也来这里。上一次来,我是那个懵然不知道尘世事的,安然团在妈妈子宫里的胎儿。那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也不想知道。

        风很硬,打在脸上如同重物,遗忘了区别,这里变得和所有其他地方一样,走在陌生的路上漠然又安心。
        有区别的永远只是人。是念念不忘的,是牵肠挂肚的,是血肉相连的,是想到也会眼前一黑的。这是血液中流淌不息的尼古丁,依赖,断裂半分钟也会心律不齐。抬起头,想想清楚,还是不能。
        一路上有大片金黄菜花跟随,美到面无表情。河南境内麦田壮阔无边,一条疲倦仍暗涌的黄河缓缓淌过。沿途看见无数喜鹊,双双飞舞,翅膀翻飞,停顿在路边安稳的窝边。人说,若有人在爱,为上帝所知,必驱使天使化身来到身边代致爱意。你好,喜鹊,你好,麦田,你好,雪地,你好,轰隆拖着白桦树的火车。
        不与人说话,一直睡觉,或者几个小时的站在门边看外面抽烟。摇晃中要定神也是难的。反复默默想,我知道,我知道,却不知道到底知道了些什么。像是一瓶溶液,摇啊晃啊等待着析出些什么坚硬洁净的晶体,那即使是冰冷的,也是要接受的。在路上,是大幸,也是大不幸。我想停下来。神啊,让我停下来,死去或苟活都好。
        你终于是听到。我赞美你。
        我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我的呼吸是眩晕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