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14

    游荡的游 - [逆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447160.html

        4路车,阳光城,荒无人烟,龙泉公安局跟人吵架,四川话语境好,火暴脾气马上升腾,来回坐无数趟车颠簸,从中学起,坐车的时候满脑子胡思乱想。大灰。

        竹林沿水而生,鸡栖于埘,英俊的土狗自在漫游,大片的绿,原本是南方最寻常不过的景象。枇杷枝上才指甲大小。所谓母校,不过是关于几张证书几道手续。学校空荡无人。急急地走,快点办完事回城。我知道没有人在等。
        莫合烟,没喝完的白酒,唱歌,声嘶力竭。说了小半晚的话,换个地方继续失眠,不知自己焦心什么,出去抽烟。世上不幸的事情当中有这样一件,失眠的时候旁边有人睡得很熟。许多陌生人的八卦,听得心惊。想起一个逝世五年的人。魂魄不曾来入梦。没有做梦。
        醒,说话,吃饭,逛,李锦记酱油一瓶。想起以前上班时拦车惨状。常常想走神,认真努力不走神。终于还是拦到了车,三字经挂在嘴边。回,抽,说话,疯狂杰作电影一部。和她们在一起,电瓶车载我。
        院子里还未上楼大叫猫的名字,小白影子阳台上探头喵喵叫,有短暂的喜悦,觉得归属感就是这样:有一只猫因为知道你回来了而喵喵叫,或者是任何一种回应。两天以来见过的所有的猫都粘人。
        你说得很对,你说得也很对,你们都是对的,我深知是如此。我还没有想开,我会想开,人生难得是甘心,我曾做到,也将继续做到。真的,你说的是对的,是我想到的,是我怀疑和坚持着的。
        我是非我,你知道。
        既然如此,心花怒放开到荼蘼。
        悲情苦情深情戏别再演,给谁看?自我表演无非是不诚实和试图欺骗。不想当个方法论者,朝着它不经过的路走,抹杀边界。
        足够了,清净一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