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12

    血缘 - [逆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447134.html

        原想着上不了网,写不了博,投宿的朋友家网是通的,那就说说。

        每一个煞有介事的告别和再见都无法预料其后果,有时它就真的变成演出,谢幕,然后下一次登场。今天乌鲁木齐大雾,飞机晚点六个小时,我并不急着回家,但确实它折磨了我声誉卓著的耐心。飞机来的时候,愤懑和委屈爆发,排在长长的队里,哭了起来。然后昏昏睡了两个小时零五十分钟,带着表情。
        没有经过谁的天空,谁也没有经过我的天空。云层之上灿烂的阳光,比我想象中的天国还要美好。
        这一天都很不顺。我骂了许多脏话。
        说要来接我的人们,因为飞机晚得太离谱都没有来,熙熙攘攘的人群在灯火照耀下不真实的热闹,我拿了行李就直接走向大巴。想起来其实这才是最正常的状态,所以好意依然心领了。短信一大堆,回。自己到孙孙家,嘴上不停说你对我一点也不好,其实还是好的。杜夫长成一只英俊听话的大猫。阿诗玛,好久不见。
        离开以后再看成都,路格外的宽,空气格外的潮湿和干净,车很多,人很多,树也很多,楼很高,灯光也密集。我在这个地方住过那么长的日子,在此之前从未这样看过它。亲切是恨不得立即扎根在此又百般埋怨,陌生是好象一切都放大。在这个城市里,有许多人和我彼此问候。但是这一次,我只是经过。经过人民南路永远茂盛的绿色。对于它来说,我是弄假成真的私通者。
        记得,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所以有缘在一起厮守的人要懂得这难得,以为天经地义的耗费天生的简单,那是巨大的浪费。我知道所有的一切来之不易,然而还没学会无区别的对待,我顽固,我抱残守旧,我不开通,我不是道路,我是封闭的一切。
        飞机上听见童安格的《把根留住》,梁中九十年校庆时校长带头大合唱,血脉沸腾。一转眼十年过去,2007年,梁中一百岁。那是我脐带所在之处,启程的地方,血脉的来源,最终我把它抛弃。所经之地,尽皆如此,也许非我本意。谁也看不见染色体和双螺旋结构的脱氧核糖核酸,它却布满了整个身体,隐藏着的并不能湮灭。
        血肉相连的定义并不清晰,但是许多人从彼此认识的那天起,便有同一条血脉突突跳动着。它也许有断掉的那天。我们宛若在天堂的时候总是像个孩子,醒过来的时候就拔节长大了。基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将来进天国的正是小孩子,不要阻止他们,让他们来。
        人是杂种,所遇见的一切,都是血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