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31

    最后一天 - [内心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446924.html

        如蝇虎般长着六只复眼,以抓住眼前任何晃动的迹象,逮住它们,将之草草打量一番,八只手脚匆忙地骚动,越是想平复,越不得平复。

        真的不能将生活贬低成一出喜剧,是的,高高在上的东西有着悲怆的脸孔,不容轻佻贬低,所以悲剧得理所当然。
        它是一种沉默的,秘而不宣的方式,年复一年,尽皆如此。后来呢?所有的后来都没有了后来。
        正如一夕生不知一夕死,今日不知明日。
        不要输给成熟和练达,请输给天真,只能,也只好输给天真。
        日光之下无新事,只有一些寻常人看来的,寻常事。古人说,千古艰难唯一死,又说,生死事大。当然,这不只是涉及生命而已。
        你们都是无限接近坐标轴的二元函数,我是X=0。我放弃,你们继续。
        我从来都不放弃。有没有人记得,我曾经的名字叫未央。
        在我的梦里我爱着伊丽莎白一世,她临死的时候把我的手放在她苍老而贞洁的手中,艰难的呼吸,我哭了。
        所谓原罪的意思就是,与生俱来的,无法摆脱的。所以我无法评价自己的对与错,对着失望哑口无言。
        有一个叫信念的东西一直在坑害我。
        这不再是骑士的时代,这时代什么都有,却没有立场。你不晓得今天捍卫着的明天也许就站在另一个战壕成为你的敌人。人的爱恨过于暧昧,人有借口,有理由,有原因,有利益,就是没有阵地。
        喜欢和不喜欢都是天大的事,宁愿得罪一些人,不要亵渎自己。
        愿王兴于师,与子同伐。
        不愿不离不弃,不愿与子成说,这不是你或我说了算的,并且它们总是说得过于轻易,败坏得,更加轻易。不要拿誓言,当狗屁。
        “没有欲望才是真的问题,何况你们的欲望也过于微弱”。一句真理。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So what?
     
        这是我的本命年,这是极其糟糕的一年,简直是全方位打击,凡是命运可以插手的细节,它都没有遗忘。真的,无论哪方面。也许正如某人所言,不要想得太糟,其实每年都是这样,喂,你不是想提醒我说我的人生年年都是这样失败吧。当然不是,这的确是糟透了的一年。但一些重要的朋友还在,认识了新的朋友,一份新工作,妈要我过年回家,是的,也有好的一面。仍是要将无望的希望寄托在明天,互相安慰说会好起来的。
        那些因为意外,因为疾病,因为厌倦而离世的人们,愿你们安息。
        如果你的2006过得波澜不兴,并没有什么打击或者痛苦,恭喜你,愿你来年继续。
        如果你和我一样过得不怎么好,那么我们应该在一起喝一杯,去他妈的,它总算是过去了。
        念想着,世界和平,国家强盛,时世安稳,岁月静好。这样就好。
        我见不到你们,但愿你们好。新年快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