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13

    哭墙 - [Once,I……]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37446289.html

        原先就觉得奇怪,为什么耶路撒冷会有一堵墙叫做哭墙。
        犹太教徒在墙边哀哀的祈祷,小声的哭泣,亲吻墙壁,把写着自己愿望、心事、秘密的小纸条塞进石缝里。他们说这是上帝的邮局,写给他,他会看到。上帝会亲笔回信吗?据说哭墙是真的会哭的,某个缝隙会突然渗出水来,谁也解释不了为什么。
        哭墙,这是一个很美,很悲的名字。
        翻了翻书,知道了为什么叫哭墙。
        以色列人的圣殿一直修建在耶露撒冷的山上,不大的一片,哭墙的位置刚刚好是外围墙壁的位置。圣殿是以色列的光荣啊,圣经里每每提起锡安山上的荣耀,引得所有人来跪拜。神的宠儿所罗门修建了它,连非洲角落里的示巴女王也来朝见,那是以色列最兴盛的时候。后来巴比伦人毁灭了它,顽强的以色列人又重新修建了它。等到罗马人兴起的时候,圣殿的末日就到了,罗马人再次烧毁了圣殿,用马蹄踏碎每一片砖瓦,不给以色列人留一丝一毫怀念和希望。惟独留下了这堵墙,作为战绩用来显赫。
        从那以后犹太教徒就视哭墙为最神圣的露天圣地。
        哭墙还有一个名字,叫西墙。我更喜欢前一个。
        哭墙至今还默默的呆在那里。
     
        作为一个相对永恒不变的物体来说,哭墙的生活也真够无聊的了。据说它现在已经有两千多岁了,不晓得它站在那里看了那么多人,会不会在心里想,来来去去,无非是人。
        我的感冒还没有好,几乎可以说是完全没有起色。不敢去称自己现在的体重,怕吓自己一跳。因为光线原因在镜子里看到自己有黑眼圈已经吓得半死了。姨妈打来电话说担心我让我回家住段时间,我真的很怕她们看到现在我这个样子,虽然看起来很正常,但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怕被看出来自己都没发觉的那一点不对劲。爹的电话最近很勤快,我想他是想弥补那天他出口伤了一个弯人不巧也是他女儿的人的心吧。话不多,说几句就说,你上班吧爸爸。
        很早就醒来,醒来就想撞晕自己。喜欢太阳,最近太阳很好。出去走了走发现很多人盯着我,不是吧,难道我已经花容憔悴到路人也侧目的地步了么?这也太夸张了吧。后来,我终于在汗水中明白,我穿太多了。天黑得很早,我希望没有天黑,这样就不用睡觉,自然就不用醒过来。
        咳嗽得越来越厉害,我会不会吐血呢?好啦,我也知道我不是林妹妹。也不是对穿肠。
        每一天,就看着太阳升起来,下午三点左右没了光彩,六点半天开始黑。每一天都不知道是在怎么过,一整天完了都觉得怎么才起床一会儿啊。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这是一天,那也是一天。
        假如快乐有尽头,那么悲伤也不会不朽。请问,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我现在才发现,我居然可以动也不动的发一个小时的呆,真他妈的可以去当神仙了。如果我当了神仙,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灭世。
        半途而废谁会想要,同归于尽多么好。
        不然呢?拆了建,建了拆,这又算什么?
        不过是要为留着让人悼念的哭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