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9-19

    什么玩意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222474476.html

            好我要开始说我种的植物了。我知道,总是在念叨自己种了些什么花花草草让人厌烦,就跟我厌烦别人动不动就念叨自己的孩子或宠物一样。念叨植物,恐怕比起念叨孩子的行为来,要不那么让人仇恨一点。

            好我真的要开始说我种的植物了。它们都很好,就是这样。

            只是无良的淘宝卖家把“白半重”天竺葵当做国王天竺葵卖给了我,它一开花,我便知道自己受骗了。我不是一个天竺葵爱好者,但年年都在淘汰品种,别人更高更快更强,我是追求花朵更大更大更大。面对一种日本培育的园艺品种上百的价格,我对耐心的育种者致意,劳动光荣。当我想要一株十全十美的绣球时,发现靠谱的小苗价格在三百以上,进口。但凡好的,都是进口。如此,我坚决支持真正的花农给他的劳动成果涨价。

            跟你说句实话,我发呆的时候整个脑子里只循环操作一件事。埋下果皮厨余,覆土,埋下果皮厨余,覆土,埋下……覆土。我恨不能替全体花草做块牌匾送到我自己手里,以感谢我对它们的关照。我还没有想好明年春天种些什么,花盆永远不够。

            我想收集瓶瓶罐罐,主要是陶的,三四个小陶瓶,太不够。我想无上限地购买茶罐、茶杯以及茶叶,我不喝绿茶。铁壶虽不实用,来一把也无妨,陶炉亦然,铜壶亦然。我想要玻璃罐子。有人赠我民窑白釉陶罐,从前民工用来泡红白茶的。后来在一个即将拆迁的破旧小区里,我捡到了它的儿子,一个小号的。

            我想要那个嵌了螺钿的硬木盒,拿来随便装点什么,没事拿核桃油仔仔细细地擦干净,就很好。我不想要又粗又笨的清式家具,那是吃坏了肚子的人才有的审美,多看两眼,也想大喊“茶来”,漱口,“呸”地一声吐出去。我不想要酸枝木黄花梨的小把件,丑,浪费木料。黄杨雕的蝉我曾有一个,摸得油光水滑。青铜器我不喜欢,有错金技术的都是国宝,但若能买到三棱箭头,我买一打。好笑的是,我买得起汉砖,却舍不得付邮费。

            后悔在三峡蓄水之前在江边捡到的所有陶片都用来打水漂了。在我发呆的时候,既在捡陶片,也在沤土,既在逛淘宝,也在喝茶。我有一罐葡萄干,现在我去吃葡萄干了。

    分享到:

    评论

  • 劳资的桂花也开了,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