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9-16

    我还想买顶帽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222338123.html

            在天气变冷之前,李长安已经开始每个白天在沙发上睡得动也不动。如果哪天我睡得不够,会找借口踹它一脚。它尖叫着跑开,拿猫抓板发泄。天气变冷之后我就不爱呆在阳台盯着某盆花了。可是月季经过一本正经的秋季大修剪,正在迎来一年中最重要的花期。改良土壤用的大花盆里,白胖的蛆皆已变成苍蝇飞走,从蛹中脱身出来时,苍蝇的身体是灰白色,纷纷一筹莫展地停在在花盆的边缘上搓手。看得人焦心。

            我决定这几天不看或少看微博,看无数人尽可能地表演狭隘和偏执,竭力“输出价值观”(代咪所言)很累。“你懂个锤子,”我常这么说,“傻逼。”就像个自动播放的咒骂机器,下一次仍是相同的两句台词。我有点烦了。我记起那些为数不多让我兴致盎然的时刻,还好,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无趣没有淹没百分之二十左右的好玩意儿,我是说,工作。和目前的劳动强度相比,从前那份工作的辛苦程度算个屁。

            在吵了无数架之后,我们双方都没有从此追求永久和平的意思。在更多的时候,我作为一个二人关系的参与者都想对我们说:“你俩真肉麻,恶心!”刘丁丁新近的爱好是把好端端的脚抠得血糊糊,以及焦虑地玩儿自己发叉的头发。两人一猫,满地是毛发,毛发是我的管辖范围。有天晚上此人睡得把脚踹到了我脸上,我常在半夜气鼓鼓地瞪着她,不出声地发出威胁。

            我的泡菜坏了一坛,我有两坛,再过四个月才有可能填满,心情不好的时候,泡菜坛都能惹我发火。不过,我和我母亲一样,惯于用“我的脾气已经好多了”这种瞎话抚慰自己和他人的心灵。这个季节只有内心空虚的红萝卜勉强可充塞坛子,并不好吃,无数不多的老泡菜,是做菜用的。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当家的苦啊,从黄连水里泡出来的啊……我的盖碗被摔碎了,公杯也该换了,冻顶乌龙没有了,苦啊……希望有关部门引起重视,对了,双立人的刀,要买给我。

            看了些考古啦人类学啦之类的书,接下来打算看更多。下个月,《冰与火之歌》的第四部就出版了,我还没想好是否能狠下心买一套《英国史》。在我的淘宝、卓越亚马逊的购物车里,前者内的货物常换来刘丁丁各种声调的嗤之以鼻,对于后者,她只有高度概括的一个字:“买”。我眼巴巴地看着这位财东:“我能不能买一个……”是否放行,这取决于我们这位财务大臣对财务状况所持有的乐观或悲观态度。

           在天气变冷之后,一个呵欠接着一个呵欠,我总把“保持精力旺盛”这种飘渺的希望寄托在明天。无论如何,要暖烘烘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