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6-22

    糊了一身还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217810292.html

        我没有拖地,我不喜欢拖地。我喜欢的是,浇水、刨土、扫地、刷马桶、用肥皂洗一切。

        许多个日子过去了,我在数它,正如我一直在数的那样。技术难点:怎样表现得不像在数数?与她生活的日子,好比我们花钱的方式,挣之不易,然后好一通挥霍,偶尔心情如在月末,怎么不知不觉已经花了这么多钱?下一轮又开始。

        换了份工作的事,似乎已不必再多说,有庆幸有遗憾,也有心力不济之处。要么不翻过这一页,要么就哗哗地翻过去。生活,是一根线,也有那解不开的,小疙瘩呀。

        如果我无论写点什么都要扯上月季的长势如何、到哪里去挖苔藓、捡破烂之类的话题,会不会有点无聊?在这些事上我一样很严肃,不愿开玩笑,吝啬得不乐意多说。一改刚种花时没事折腾的行事风格,现在对阳台上的生物很正经,跟教科书一样正经。尽管如此,依然防止不了猫啃虫咬。啃过植物后,李长安一定要吐在小毯子上,或者为人着想地吐在任何一个醒目处,喵几声,表示呕吐地点是精心挑选的。

        应当盛赞精心挑选,哪怕是精心挑选的阴谋。或者精心挑选的礼物。

        刘丁丁二十八岁了,我始终不知道,她对于“二十八”这个数字的感叹是发自内心还是装装样子。我们一直打算把“最佳女主角”的大奖颁发给她,以勉励她在小范围演艺圈里的不懈钻研。总之,马上二十八岁的刘丁丁开始有“变年轻变美”专项拨款,偶尔在脸上涂一些让我笑起来的东西。

        我认识她时,她二十二岁,极其盼望被看见,被知道,被表扬。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偶尔进行部落式的交换”。与你意见相左也让我感到安慰,至少绳子那头你像牛头梗一样撕咬。你也像牛头梗一样叼来口水滴答的绳结逗我一起来玩儿一起来争。感谢你撕咬,请不要随手放东西。

        你知道,祝你永远快乐是一句废话,永远快乐既不可能,也不美味。而寻常的日子,“既有爱也有污秽凄苦。”既有离家出走,也有七成干鼻涕团一般的黏糊(七成干,刚刚好)。

        快点长出高质量的痘痘,好让我一截一截地将其挤出。

        原力与你同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