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1-03

    无数个雨点,在我面前洒满大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185042213.html

            这一年的每一天,一个叠在另一个身上,像张千层饼一样叠成最后一天。最后那一天我们决定出个门,直到晚上十点才吃上东西,吃饱了赖在人家店里没有半点想买单走人的意思。

            那天和今天早上一样,她都开玩笑说,敢不敢结个婚?我依然坚持认为,这事只和两位当事人相关,那些无处不在的反对者,甚至不肯现身表达自己的意见,他们只是沉默罢了。在我再次睡着之前,想起彼此认识以来每一次互相开玩笑说,不如结婚。

            我调笑它也不代表我轻浮,哪怕出于作为一个事实对另一个事实的尊重。哪怕是捏紧拳头式的尊重。不是每件人有我无的玩意儿我都会拿它当回事,但这一件,因为我没有,对于由面目不清的人类组成的社会,我由衷地轻视和憎恨。怎么,要有人有条件地赐予方能得到么?

            那一年某天,下班时天已黑了,走路回水碾河,MP3里正好放《向阳花》。站在这里,只有一个问题。

            去年我抖抖索索地对人说,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做好准备。所有宣称自己想要这个想要那个的闭合不已的嘴,我是否也是其中之一。我不知道即使掩埋的愿望有实现的一天,先被吓坏的是我。

            一些天,我等待,又拒绝等待。只要醒着心跳就异常地快,有什么大于我的物体要宣告什么了么?是宣告永久地结束,还是开始。想到的每一件事都像缺了齿偏要一起运转的齿轮,我是被碾过的缝隙,我是吱嘎声。

            没人能回答我的问题,我害怕的即是我的答案。我不喜欢任何好事的人试图回答问题,那些答案的荒腔走板让我觉得可笑。自尊心首先拦住的,是汹涌而至的自以为是。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不是一件仅仅凭思考就能得出答案的事,你不能要求别人与你同步,你只能投以一个眼神,盼望自己的声音被纳入考虑。

            快半年了。每次吵架时的无限发散都让我哭笑不得,喂,真有那么糟么?我曾想争吵时,可没有任何一个对等的对手带着他的诚意和值得一听的观点来与我喋喋不休。你内心的缺口永无糊弄得了的可能,我们要令其敞开,让缺口为缺口说话,使它干燥舒适。就像我觉得创口贴这东西傻透了一样。

            别那么紧张。

            新的一年了,有感慨万千,也有不抒情的表达。我永远也不可能忘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