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1-21

    昔种杨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175705774.html

     

            每一次觉得不如写个博客时,都看一眼周围的生物,一个呈半融化状的人专注于她的小游戏,一只猫呈完全融化状在它的垫子上睡觉。随即我想,写这干嘛?

            基本上,我在出差的途中零零碎碎写了一些废话,用随身的小本子、酒店的圆珠笔、别人的笔、拿手机记。基本上,这是半年以来的第一篇博。

            没什么可说?这并不确切。平日里想到的,想说的,都已到了妥当的去处。是疲惫之余耐心倾听的伴侣,是平日深切交道的人,有旧朋友,也包括沉默本身。这些都是好去处。老朋友有天说,你们有真多的话说。是,在我们是我们的时候,总是有很多话说,这于我是莫大的意义。

            我在意的,通常对其他人毫无意义。真可惜,这使人之间的没有同理心变得理直气壮,那么,对我来说的意义,于尔公何干?何况我坚信人是偏见的产物,任何事情都会经种种歪曲而后理解。巷议也好、流言也罢、要妖魔化请自便、附会意义随您高兴。少个解释,也不会影响谁的自由联想。

            但这确是发生在我生命中的最大的一件事。大到无法用维度来讲解。这似乎是件关于时间的事,但每每念及时间,都恨时间盘根错节且干瘪无用。我是从什么时候/怎么/如何爱上这个人的?通常的答案是:很久了。并且一直是。你看,这就像五维向三维的表述一样。

            有一段日子已经过去了,在那之前的许多日子与我们同行。没有什么非上不可的课,没什么非悟到不可的道理,每件事情曾均等地给过人去明白和永久不解的机会。我总是在想,是什么让今天仅成为了今天而不是其他的某一天?是某些我做了一点事情的时候?还是某些我什么也没做的时候?为一切正因为如此才成了个稍微好一点的人的原因感到庆幸,以及后怕。我怕我是个刚愎、固步自封、糟糕的人跟不上她的步子,甚至是不配伴随。

            上一个一起过的冬天,那时我是个自负来得毫无理由的废材,大多数时候脸色难看,不想这样也不想那样。我知道她辛苦,却难以施以援手勉力互相撑一把。离得近时,却拿不出勇气和些许信心来把心里的话践行。三年过去,依然自负,尖酸刻薄,但总能多少做点事,总是明白自己缺什么,是什么。

            能为你做点什么吗?或者这么问,能为让我们始终是我们做点什么吗?我似乎是不再那么懒了,也没那么拖;笑的时候比从前多;当她说我们出去走走吧,马上从沙发上站起来;有些事做得欠考虑,她说不好,再想想,确实是;一时气得肝痛的事,试着了解更多一点彼此不同的意见;踊跃分享看某书心得,像两个过于多话、互为补充的Tips;想起她曾耐心地宽过我的心,吵嘴时,虽然笨拙,我也想宽她的心。

            即使我嫉妒她做事比我高效利落,工资比我高,她总能誊出时间来做些她喜欢的事。她自己挣的,而她值得她所挣的,而今我也会挣我的。

            我爱的人是我最好的朋友,这危险又幸运。她带来时间,带来书本,把词语带来,手里挽着世界的另一副容颜,带来我需要的和一切急欲大口咽下的。不安,是每日生活恶作剧的一小部分,可那些好的从未像现在这么好得让我为之欢笑或长叹。今日,我对这个人怀有的感情未有丝毫减色。凝视那些错过的和改变的,就像凝视酸楚与温柔。

            我说,比起从前,我们相处的状态更放松一些,也没那么多因为自己的软弱而生的防备。并不是无风无浪。前几天,我第二次对父母出柜,后面是什么,我都打算面对。无人为我们添砖加瓦。你是在乎的,我也是。我得说相依为命有时是种很妙的感觉,但它从不是生活的必需品,悲苦不是,埋怨不是,同样自伤身世也不是。你我不应仅此而已。

            那天从香港回来没一会儿,进了厨房飞快地下了碗面。这让我抒了一口长气。我懂并不只是我一人有过类似的感受,但在这个时刻,它只对我有意义。这些琐碎,曾是握不住的沙,同样当它们是无人添砖加瓦前提下我加的一粒沙。

            如果你没有走过你的路,那么我疑心今天的你待我的方式不会正是我需要的。你走你的路,偶尔,我也走你的路。

            与你生活在一起,是件很棒的事。昨夜我盯着你的睡脸,过了这好些年,我们才是我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