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5-03

    如晦 - [内心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13wan-logs/125102374.html

          这夜风雨大作。这夜雷并肩而来。

          睡在窗台上朝外望,整条路的路灯都在发抖,像被狂怒的鞭子抽打。烟在包里,纹身在身上,大部头的辞典在喉间,我随时都想面无表情地打声招呼说,我要走了,立即就走。无论面前说话的是谁,说的是什么,我们的口袋里揣着各自的恶意与冷酷。我无暇戴起兜帽满怀恶意,无暇手握镰刀割去谁假装拥有的希望。

          当钻头钻进肉体,或者类似钻头的东西靠近时,我在默念种种经文,有一阵甚至在脑子里大声地唱起了儿歌。这没人知道。干嘛要知道?

          这夜我口含一颗不属于我的牙,回想起多风的下午。在一把椅子上,瞪着针头来了又去,想起《马拉松人》里受尽折磨的达斯汀·霍夫曼。2005年,《看电影》,“我看电影受刺激”。瞧,这是个索引。

          远处移动的雨云挟裹闪电,一万件心事在云里互相穿透,像个线团。我缩皱成干瘪的果子,或者紧攥的手。对尼古丁的需要有不紧不慢的如饥似渴。

          “嗯。”

          这夜风雨大作,雷反反复复地来,我反反复复地念叨一些话。直到某根肋骨发出承重的闷哼,有一阵,我甚至在脑子里大声地唱起了儿歌。

    分享到:

    评论

  • 纠错:根据文意,“承重”应为“沉重”。
    回复爵爷说:
    不,确实是“承重”。
    2011-05-18 22:26:05
  • 昨天夜里北京也突然雷声滚滚,然后就听见哗哗的大雨,早上起来外面都是水坑
    回复starg说:
    树都像被洗干净了一样。
    2011-05-05 12:2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