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23

    雪中行 - [逆旅]

        下雪了,我对江老师说,让我在雪地里撒点野。

         我是一个无知的南方人,我抬起头不知冷热的惊叹这场雪。爵爷说,我给南方人丢脸了。没有,真的没有,我只是站在昏黄的路灯下看灯光下用力飞舞的雪花,它们盲目冲撞得好像某个夏天田边公路灯光下的飞蛾,不知死活的,飞啊,舞啊。很美,我不知道,它想告诉我们什么。雪大片大片的打在脸上和肩头,瑟缩成一团,一路打着滑惊叫着归家,雪似乎簌簌有声。

        喂,老天爷,谁允许你乱倒垃圾啦?
        一天之间草地都被覆盖了,每过一会儿我就探出头去看,手里捧着水。雪把夜里也映得天光大亮,它是甜的。
        进门,学着他们的样子使劲跺脚,抖一抖雪,搓着手进去。
        风雪夜归人。天地之间艰难跋涉的,夜归人。
        我是一个无知的南方人,且没有文化,不知道拿些什么文雅的好词语来形容这漫天的雪和扑面的寒冷。我知道,你们都很美。
        连续几天辗转难眠,想的竟然都是些小玩意,比如老友记,比如想不起来名字的歌,在黑暗里对着自己呵呵笑,明明睡不着,也不肯起来坐在桌子前发呆。
        我不是胡斐,也遇不到深情的袁紫衣。按刀独自雪中行,到不了那个境界。只是心里默默的哼着,脸上带着笑的走在外面。冷啊,真冷,彻骨的冷,可是我跟自己说,其实一点也不冷 。
        有一首歌,我不记得名字,只想得起来断断续续的歌词,是很老版本的《倚天屠龙记》里的主题曲。
        这样唱,滚滚啊红尘翻啊翻两番,天南地北随遇而安,但求情深缘也深,天涯知心长相伴。
        尘土,万般都是尘土。红尘多可笑,尘世里走一遭,谁也不要说身上心上皆无尘。仆仆的风尘,站在那里,学着他们的样子用力跺脚,拍一上拍。来自尘土,再笑尘土,就是虚妄了。
        雪后初晴,是感恩节,感谢家人和亲人,感谢雪中送炭的人,感谢锦上添花的人,感谢伤口上撒盐的人,感谢好人,感谢贱人,感谢友人,感谢敌人。亲爱的上帝,你造人的种类还真是丰富。愿大家冬天都快乐,因为冬天里若不快乐,那就太不快乐了。
        雪后荒凉又平静。一个老大爷对我说,姑娘你要多穿些。我笑答:诶。
        咱们都要多穿些。
     
        我们在天上的父,每天每天都看着我们。不是他不想跟我们说,是他还不知道要怎么跟我们说。
        我很想说话,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
        寒风萧萧,飞雪飘零,长路漫漫,踏歌而行。雪中我独行。
       
  • 2006-11-03

    翅膀之歌 - [Once,I……]

        少时读李白传,觉得人当如此,仗剑天涯。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汹汹如黄河之水天上来。所以与君歌一曲,倾耳听,杯莫停,同销万古愁。十三十七岁的时候总是向往着远方和离开的,那是我最爱的十三,眉头舒展,羞涩淳朴,会在天冷的时候脱下衬衫给别人让她别感冒。她还没有,还没有爱上任何人,没有将自己缓缓燃烧成冰冷的灰尘。最近她总是跑出来问我,为什么裹足不前,瞪着眼睛。
        亲爱的小孩呵,你可知道什么是不舍,什么是画地为牢。牵挂牵挂,牵和挂这两个字,哪一个不是拖拖拉拉扯得血肉模糊痛不欲生?你长出翅膀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自我束缚。遇见,明白,伤害他人不遗余力,被人伤害也在所不惜,不知悔改。别人欠你神情帐,你也亏欠另外的人,斤斤计较便没有了终了。断不可放弃自我的信念,信,就要到底。面对现实,记挂过去也要缓慢前行,心存眷恋也不可失却自我。你花费太多时间和不必要的代价来使自己明白。然后时刻准备着下一次继续一头栽进去,照样盲目天真,冥顽不灵。伟大的实践主义者呵,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不杀生求仁舍身取义谁又去?你凛然自问自答,觉得自己骄傲荣耀如同这个世界的君王。为你的世界独自承担了所有的罪和孽,自己走向十字架,轻轻的抚摩它。
        神啊神啊,为什么离弃我?哀哀的问,亦得不到回答。
        那么我不会再爱我自己。站在这里,力图坚定,一再回头望,那个小孩是怎样的独自面对,艰难又毅然地走在路上,她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她勇敢又软弱。难能可贵。
        有许多事,不可以像做买卖,不要去妄想公平。爱来爱去没了反应,即使它真实存在,也没有落在我头上。总是要绝望,一再绝望,也要咬牙对自己说,最好的尚未来临。我要静默,忍耐,承担,要经过种种磨难,痛苦,折磨,试探,险恶,不幸之后,神才会给我原本应允我的。
        你要往哪里去?未来在哪里?远方在何方?走吧,上路,就知道了。
        终于明白,人都是要陷在自己的黑暗当中难以摆脱的,太黑太暗,甚至什么也看不到,所以向前走真是举步维艰。谁也不是救世主,谁也救不了谁,自救罢,人们,哪怕无用,哪怕虚妄。挣扎吧,痛苦证明了你的真实。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喝完这杯苦艾酒,就开始燃烧吧。
        那么我们就出发,离开这一切的人和事,掩埋好所有暗自萌生的梦想和期许。不见,即是不散。我会哭,然后都要走在勇往直前的路上。
        任性妄为也是勇敢,各自走在各自的路上,各自珍重,各自体会,今我往矣,杨柳依依,不见复关,莫知我哀。君子于役,不知其期。人生若只如初见,多么难。故人心易变。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留待他日,一切都留待他日,生和死,聚和散,荒芜和繁华,寂灭和涅磐,若有他日,再来与你成说。
        不想再问你,你到底在何方,
        不想再思量,你能够回来么。
        想着你的心,想着你的脸,
        想捧在胸口,能不放就不放。
        曾告之我说,放在心里,就放不掉了。只是,只是让我再多看一眼吧。
        这里要感谢一些人。
        感谢长期忍受我坏脾气和倔强的孙,于路,杨杨对我的照顾迁就。感谢不让人省心的蒋觅。感谢我最好的朋友江,你耐心回答我无聊的问题。感谢见不到面的陆浩,肥仔,晓理,Joy,王二,你们常常听我胡说八道。感谢石老师,长征的小牛,冉云姐,谢谢长期的关心。感谢黄鑫的体贴细心。感谢温柔可爱善良的张翼,感谢晓霞和她的女友李奕。感谢小朋友陈遥,以及嬉皮士韦源。
        愿你们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特别感谢某个人,谢谢你,为一切。
        时间将慢慢死去,我会回来。再见。珍重。
  • 2006-10-13

    哭墙 - [Once,I……]

        原先就觉得奇怪,为什么耶路撒冷会有一堵墙叫做哭墙。
        犹太教徒在墙边哀哀的祈祷,小声的哭泣,亲吻墙壁,把写着自己愿望、心事、秘密的小纸条塞进石缝里。他们说这是上帝的邮局,写给他,他会看到。上帝会亲笔回信吗?据说哭墙是真的会哭的,某个缝隙会突然渗出水来,谁也解释不了为什么。
        哭墙,这是一个很美,很悲的名字。
        翻了翻书,知道了为什么叫哭墙。
        以色列人的圣殿一直修建在耶露撒冷的山上,不大的一片,哭墙的位置刚刚好是外围墙壁的位置。圣殿是以色列的光荣啊,圣经里每每提起锡安山上的荣耀,引得所有人来跪拜。神的宠儿所罗门修建了它,连非洲角落里的示巴女王也来朝见,那是以色列最兴盛的时候。后来巴比伦人毁灭了它,顽强的以色列人又重新修建了它。等到罗马人兴起的时候,圣殿的末日就到了,罗马人再次烧毁了圣殿,用马蹄踏碎每一片砖瓦,不给以色列人留一丝一毫怀念和希望。惟独留下了这堵墙,作为战绩用来显赫。
        从那以后犹太教徒就视哭墙为最神圣的露天圣地。
        哭墙还有一个名字,叫西墙。我更喜欢前一个。
        哭墙至今还默默的呆在那里。
     
        作为一个相对永恒不变的物体来说,哭墙的生活也真够无聊的了。据说它现在已经有两千多岁了,不晓得它站在那里看了那么多人,会不会在心里想,来来去去,无非是人。
        我的感冒还没有好,几乎可以说是完全没有起色。不敢去称自己现在的体重,怕吓自己一跳。因为光线原因在镜子里看到自己有黑眼圈已经吓得半死了。姨妈打来电话说担心我让我回家住段时间,我真的很怕她们看到现在我这个样子,虽然看起来很正常,但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怕被看出来自己都没发觉的那一点不对劲。爹的电话最近很勤快,我想他是想弥补那天他出口伤了一个弯人不巧也是他女儿的人的心吧。话不多,说几句就说,你上班吧爸爸。
        很早就醒来,醒来就想撞晕自己。喜欢太阳,最近太阳很好。出去走了走发现很多人盯着我,不是吧,难道我已经花容憔悴到路人也侧目的地步了么?这也太夸张了吧。后来,我终于在汗水中明白,我穿太多了。天黑得很早,我希望没有天黑,这样就不用睡觉,自然就不用醒过来。
        咳嗽得越来越厉害,我会不会吐血呢?好啦,我也知道我不是林妹妹。也不是对穿肠。
        每一天,就看着太阳升起来,下午三点左右没了光彩,六点半天开始黑。每一天都不知道是在怎么过,一整天完了都觉得怎么才起床一会儿啊。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这是一天,那也是一天。
        假如快乐有尽头,那么悲伤也不会不朽。请问,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我现在才发现,我居然可以动也不动的发一个小时的呆,真他妈的可以去当神仙了。如果我当了神仙,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灭世。
        半途而废谁会想要,同归于尽多么好。
        不然呢?拆了建,建了拆,这又算什么?
        不过是要为留着让人悼念的哭墙。